两位医师有关中美医学的对话

Editor Post in 2011.12, 本期特讯
0

牛江河博士

在美中医学交流协会主办的为期一星期(2011 11 2 6 日)的“中国医院院长高级管理培训课程”圆满结束后,本报记者对贝斯∙  以色列医学中心主治医师,美中医学交流学会主席, “北美医学与科学”及“北美医学与健康”主编孔学君医师以及塔夫茨医学中心约旦医院主治医师,美中医学交流学会副会长李维根医师的一段对话整理如下。

孔:去送他们时,感觉像多年的老朋友似的,真的有些依依不舍,那天晚上的告别竟手拉着手有说不完的话,谈到午夜还没尽兴呢。

 李:大家彼此都感觉有太多共同的想法,感叹时间太短暂,培训班在不知不觉之中就结束了,太多的东西需要交流和学习。

 孔:他们说这次培训比他们预想的好得多。此次的领队杜智院长说,刚接到这个项目时,他首先想到的是这恐怕又是一次商业行为吧。但来了之后,他们很受震撼。他们看到我们从会长、副会长、办事人员这么认真,车前马后,细致张罗。在授课的过程之中切身体会到这次课程的设计是经过精心的挑选和严格的把关的,授课教员都是在美国及世界各领域的领军人物,整个课程选定,都透着组织人员的用心良苦,尤其是课程涵盖的领域之广是他们没有想到的,从当前最前沿的尖端医学研究,到美国临床实际案例,从培养临床医生的机器人模拟训练,到临床医院CEO的亲自讲解,从教学医院到社区医院,每个环节不是走过场,而是仔细讲解,并就学员提得不同问题由医院的执行院长一一解答,他们在感动同时也为自己能成为美中医学交流协会举办的高级医院管理培训班的第一批学员而骄傲。

 李:我们几个组织者在他们来的前一天,工作到下半夜三点,几天培训下来嗓子也快哑了。由于现在的中国人与人之间缺乏基本的诚信,这也就是他们接到通知后不太相信的原因之一吧。

 孔:我们的确尽了最大的努力,我们请了最好的教授和顶级的医院管理者,比如著名心脏专家Peter  Libby教授,贝斯以色列迪肯医学中心首席学术官肿瘤专家Vikas P. Sukhatme教授,哈佛医学院首席信息官John Halamka教授,哈佛医学院贝斯∙以色列医疗系统首席行政官John Christoforo, 和前任哈佛Pilgrim 医疗系统行政执行总裁Charlie Baker,Jordan医院的首席行政官Peter Holden,美籍华人的佼佼者茅健人教授,朱秀轩教授,蔡江南教授等。他们所讲内容也相当的丰富。

李:全部学员在培训的过程中始终精神饱满,认真地听讲,大胆地提问,勇于发言。并积极地参与讨论,他们都反映收获巨大。

孔:他们由此也看到了中美医院管理之间的许多不同的地方。这些不同有着历史,文化的原因。随着中国对外交流的深入和扩大,临床上的差距逐渐被认识到,学习与交流势必日益增加。

李:所以我们的目的就是要介绍美国医院的管理情况、体制,特色,及成功的经验,希望中国学员能真正学到东西并以借鉴,达到交流的目的并能教学相长。美国的医疗体制也有许多问题及弊端,通过比较及讨论使中国同行能以吸取教训,少走弯路,并能跟据中国的国情进行相应的调整。

孔:比较中美的体系,美国的医学法制相对比较健全。中国仍然有一些地方可以提高。比如中国医患关系非常紧张,当一些恶性事件在国内医院发生时,很多网民不站在医院、医生一边,这些院长们为此感到悲哀,感到忧虑。很多病人往往把愤怒迁移到医生身上,产生过激行为。

 李:美国一般没有“医闹”的情况,再大的案例,几百万的赔偿也是通过法律手段解决。法律不健全,没有法律的制裁、约束和管理,问题就会多起来,这是中国急需解决的一个问题。

孔:另外一个美国医疗体系的特色,或者弊端是其“倒三角”状态。Chales Bake也谈到了这点。医疗投入一般应该是“正三角”状态。一线的家庭医生应该是医疗体系的基础为正三角的底边,在此基础上的才是专科医生,然后才是专家及尖端学科的顶尖人才。而美国的现况却是“倒三角”即各路专家比从事基本诊疗的家庭医生多出数倍,基本诊治、常见病的医疗、研究比较薄弱,大量的投入在一些疑难病,尖端研究上。希望这个问题引起中国医学界的重视,不要重蹈美国的后撤。

 李:我们的这些学员已经认识到了这个问题,相信他们会引起国内的警醒。国内目前根本没有家庭医生这个专业,医学生毕业后没有专科特训就成为专科医生,国内的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家庭医生在整合医疗现代医疗的价值,我们这批学员尤其有了深刻的体验。

孔 :我们的课程中也有顶级教授介绍优化临床组合,对科研、教学、医学均衡相长的美国经验以及整合医疗的观念。我们学员也对如何把科研、教学和医疗有机结合起来颇感兴趣。

李:美国的医疗体制的问题是各科划分太细,病人从一个专科转到另一个专科,问题也解决不了。整合医学的观念中美两边都应该提倡。而我们参加培训的这些学员都是工作在国内医院第一线的院长,很多是国内医学界的姣姣者,著名的专家。有着丰富的领导及临床经验,他们知道借鉴的学习,哪些需要学,哪些是不需要的。其理解能力和领悟能力也都非常强

孔:另外他们在参观时,很多人当时就表示这个东西我们需要,回去马上就可以用,说买就买,一看就是实干派。我们这一届学员素质非常高,他们不仅是医院的正院长,还是临床各科的医学专家,有的甚至全国闻名。

 李:我们也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他们提出的问题也引发了我们自己很多的思考。

 孔:是这样的。中国方面对美国医疗体系中的诸如职称、系统、保险、医生与医院的关系、医生与病人的关系等还不太十分了解,希望能进一步的沟通和理解。这也启发了我们对今后课程的设置和活动安排,应在这方面有所加强。

 李:我们这次从外面请的中文同声翻译也许是因为对医学专业不熟的缘故,学员们反映说还不如我们翻译的好。

 孔:这种反馈给了我们信心,我们今后可以组织我们自己的翻译队伍,因为我们有医学背景,熟悉医学名词。

 李:期待着下一次!


 

1910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