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学与自然医学

admin Post in 2010.10, 主题, 医学论坛, 期刊
2

刘京医师

中医药学如何迈进现代化、国际化一直存在不同的观点。在讨论之前,我们应该容易达成共识:无论是古今中外或东西方的医学体系,只要是科学的医学理论和有效的治疗方法,是应该可以融合或统一的。下面将对如何将中医药学融入现代医学体系发表己见。
首先我们要质疑“西医”这个名称是否应该继续使用。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西方医药学开启了一个以实验科学和循证临床实践以及化学药物治疗为特征的医学体系。“西医药”因此成为中国人对这一来自西方的医学的称谓。另一方面,中医药学和其它东方民族医学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一直保持着对环境和人体自然法则的直接观察、推理和实践的体系。随着近代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西医学和以中医药学为代表的东方医学和其他民族医学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西医学应该被“现代医学”这一名称取代。因为医学科学不应分属于西、东方,应该统一于现代医学范畴内。而中医药学应属于现代医学的一个分支学科。问题是从学科分类学的角度审视,任何一门学科不应是有地区属性的。因此,从科学的定义上考虑,同“西”医一样,“中”医这一名称和一些内涵也不适合被纳入现代医学体系。最佳的途径是,在中医药学最终能够被现代医学接受之前,将中医纳入到自然医学体系。
自然医学是从自然唯物观发展的医学科学,其应具有如下特征:1、基于自然界整体观发展的医学理论体系,强调人体的生理、疾病与自然界的紧密联系。2、强调人体内部整体间的相互关联。3、承认个体之间的差异性,因而诊治体现个性化差异。4、治疗手段,特别是药物,直接来源于自然界,强调其自然属性。5、治疗、预防与调养相结合的、符合人体生理特征的治疗方针。6、自然医学虽然是一门新学科,但是植根于悠久的民族、民间医学,具备丰富的临床实践经验。自然医学应融合和吸收世界各国民族医学和自然疗法的精华,用现代医学的技术手段加以证实和发展。其中,中医药学应以其悠久的历史,博大系统的理论、丰富的实践以及可信的疗效,在自然医学的形成和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
自然医学形成的重要性在于它将成为现代医学(而非西方医学)中的一个重要学术分支。自然医学将逐步取代所谓替代医学,中西医结合等名称而成为现代医学家族的正式成员。在自然医学的范畴中,国家的属性将被医学体系的自然性和科学性逐渐取代,成为世界医学界都容易被接受的一门医学。

中医药学向自然医学发展的必要性

中医药的发展不但要依赖于现代医学的技术、理论,而且应该广泛吸收世界各国自然疗法的精华。以草药资源而言,植物药在地球上生长不具有国家属性。人类的智慧在很多方面也是超越国界的,往往是认识的角度或方式的不同。仅从汉、藏、蒙、壮医学而言,往往用同一种草药治同一种病,但理解的方式不同,依据的理论体系又有差异。中医药的学术界中的部分人偏于固步自封,并且束于中国中医药政策的管制,没有广泛吸收国外自然医学的精华。例如,多年前,我国在东北成功引种美国紫椎菊,希望该草药能像它在美国一样成为家喻户晓的抗流感保健品。但至今紫椎菊这已在北美和欧洲已被大量研究和广泛使用的草药尚未被批准在中国使用。由于所谓“传统、经典”的束缚,我们甚至不能更广泛的研究、流通和使用许多中国土地上的“民间草药”。反观之,美国的自然医学已经处于在世界的前沿的探索发展的萌芽阶段。在这里,中医、印度医学、世界各地的草药、疗法、练功方法都可以在一个宽松、自由而较有秩序的环境中施展、比较、竞争和验证。不注重学习美国自然医学发展的动态,将会给中医药学走向世界、融入世界医学体系带来巨大损失。
中医药学应该属于自然医学。接受这一概念,会推进自然医学成为现代医学的一个学科(同传统西方医学同等重要)。至少这样做在策略上有助于中医药学真正走向国际。科学性的产物必须是属于国际的,强调“自然”而不是“中”,有助于世界接受中医,其结果“中”的内涵并没有被削弱。历史上,中医药特别是中药学的发展也有很多“泊”来之物,如乳香、没药、西洋参等。但到了现代,在资讯已经极度发展的今天,中医药对外来资讯的吸收反而招来了种种议论、束缚甚至反对。中医在历史上是随着时代而发展的,从内经、伤寒、湿病至今一直在添加新的内涵。例如,唐代孙思邈所著《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是两本以记载处方和其它各种治疗手段为主的方书, 不但较系统地总结和反映了自《黄帝内经》以后至唐代初期的医学成就,而且在脏腑辨证方面有了较大的发挥。直至今日,有研究提出,世界一年的新的科学资讯信息相当于过去五千年,拒这些信息于中医药学之门外是违背科学本身定义和原则的。例如,自然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是膳食营养养生学。 而较之传统中医学中相关的内容,现代的膳食营养养生学已经有了极大地丰富和发展。另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是草药化学和药理学的进展已经是我们能够在传统经验的基础上更为科学、准确地使用草药。但是我们必须面对这样一个挑战:传统中医学的框架是否仍然能够承载新增的内涵?我们应该有责任和智慧承担起现代中医药继续发展、走向世界的重任。而将中医药学演变为自然医学,将是人类医学认识史上的一个飞跃。
另一方面,在现代的中医药研究和实践以及政策中,我们已经有些偏离了自然医学本身的属性。主要的问题在于我们太注重于将中医药学与西医药的“比拼”,甚至完全用西医的传统理论和研究模式僵化地套用于中医药的发展,而缺乏前瞻和自信将中医药学或自然医学带入现代医学的理论和实践并作为一门学科独立发展。 “崇洋媚外”和固步自封一样阻碍中医药融入现代医学体系。在这里,我们特别关注中医药学正在丢失在某些领域对传统西医的优势,比如预防、保健与养生学。我们的医疗、医保体系、药物审批政策更加鼓励中医药向“正规”的西医药靠拢。其中的弊病之一是中草药变得愈加昂贵。农民土地上本可以生长的草药却需要以很高的代价从医生的处方或药房里获得。这将为农村合作医疗体系带来沉重负担。相对而言,国内民众服用草药保健品的花费要明显高于美国民众。中草药保健品正在成为奢侈保健品。另一个担心是,中草药产品的审批高门槛可能会将许多廉价有效的草药制品拒之于市场门外。中草药产品越来越依赖于高成本的商业广告推介。值得深思的是,中国传统的私人作坊式草药生产,造就了许多经年不衰的可以信赖的产品和历代名医,也为广大民众的保健治疗提供了多样的选择。遗憾的是,这种方式正在中国消失。相反,这种作坊式草药生产、销售在美国受到政府保护。FDA对草药保健品的宽松政策,并没有引起市场的混乱,反而在大浪淘沙中积淀出令现代医学界首肯的有医疗效应的保健品如银杏叶黄酮,灵芝真菌类,鱼油、肠道益生菌等。不可思议的一个事实是,在国内药店里不易看到的许多传统经典方剂制剂却可以在美国轻易的以相当低的价格获取。对比之, 在高成本的审批制度下,中国是否促生了更值得信赖的有前途的草药产品呢?广大普通民众是否真正受益了呢?笔者企盼中国将有这样的草药审批政策:高门槛的植物药,低门槛的草药保健品,质量和安全控制第一的原则。

自然医学发展的可能性和方式
1.    从教育和研究入手。中医药学或中西医结合向自然医学方向发展的探索需要相当长的过程。从教育和研究入手是适宜的。该学科可以在中医和中西医结合的院校里首先立足。同时,以国际市场为诉求的新型产品的开发为切入点逐步带动国家现行中医药政策、医政管理和自然医学临床学的变革及发展。另外,也可以在西医院校研究生院开设自然医学系专业,重点从各国自然医学发展的历史、现状和理论为起点,逐渐发掘各国民间医学中治疗学和药物学的精华,并运用现代科技方法将其与传统中医药学进行比较。学生毕业后授予自然医学学位,承担部分原有中医师或中西结合医师的工作。
2.    中医理论和语言的国际化。由于长期过于强调中医理论的历史性和独立性,我们缺乏对中医理论的国际化语言的研究。这种研究不是用英文翻译可以取代的。例如,中医的“脾”与西医 “脾”的意义完全不同,遗憾的是在英文翻译中用了同样的字“Spleen”。在这里如能将中医的“脾”翻译成“脾系统(Spleen system)”可能更能够表达中医的理念并且将中西医的不同概念区分。试想一下,中医演化成自然医学后,语言和认知国际化的障碍将大大减少。例如,在西方自然医学各学派之中,普遍强调“肝”具有解毒功能这一理念,并发展了一系列相关的自然疗法。相比之下,中医的理论至今没有将这一正确理念正式接纳其中。其结果是增加了外界对中医肝理论的疑惑。对比之下,自然医学可以无顾虑的接纳各路精华,在形成自己理论体系的同时完善其与国际间交流的语言。
3.    中药产品的现代化。中药产品现代化、国际化和标准化是中医药可以向自然医学过渡的重要依据之一。中药走向国际市场已经是中国政府长期的出口物资战略之一。但是一直遭遇瓶颈,这里有许多原因,单从战略角度考虑,以自然医学和天然产品的视角来发展、宣传并包装产品将有助于打破目前的窘境。例如,国内同行没有充分调研美国市场同类天然产品的特性和宣传方式以及民众的认识度。因此中药产品往往缺乏认同或竞争力。自然医学与西方医学的巨大差别之一在于预防、保健和养生方面的认识。FDA将绝大部分天然保健品和草药列入“食品保健类产品”,并采用很宽松的市场政策。这事实上是给予了国内中药出口很多的机会,可以用来增强中医药在保健预防上的地位。目前,FDA又明文给予植物药(Botanical drug)与其它化学药物相同的竞争地位。对此,国内政策应该有对应的调整。目前国内中药在北美市场的处境大多是,够不上“植物药”的标准,又没有按照大众容易接受的自然医学的一些基本理念完成设计宣传。例如,对更为关注的草药生长的土壤空气环境、农药、重金属残留及质量控制等问题达不到西方民众期望。我们认为,国内一些生产中药的厂家,如果能够联合起来,按照西方对自然保健品的理念和要求设计一些专门用于出口的产品,可以省去大笔用于在国内用于申报药物所需要的经费和时间,为中国的中药出口开辟更宽广的途径。
4.    整合。将世界民族医学理论和实践整合入中医学是不容易的,但在自然医学的框架下可以找到各自的位置。总体来看,从植物药物学入手较为可行。设想将地球上各地区的天然草药汇集,用现代高科技手段和统一的临床检验手段去分析、比较和论证,在证实某种药物的确实有临床价值后,再探索其传统的医学理论依据,以及这种理论在自然医学或现代医学体系中可能的价值。例如,中药中活血化瘀药的研究将为炎症、血流动力学异常、增生或退化性等病理状态提供比现有化学药物更为丰富的理论和治疗手段。同样地,对针灸、经络的研究将在现代临床医学中开启一种新的体表介入疗法的概念,并将加速了神经生理、生化等相关领域传统概念的扩展。
毫无疑问,中医药学将为自然医学的奠基和发展提供最为丰富的内涵,但是也可以预期中医药学在今后很长的历史时期仍将继续生存和发展。我们没有必要对中医药是否能够最终与自然医学融合作出预测,自然医学自身的发展必将给与我们最好的回答。

3438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2 Responses to “中医学与自然医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