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 Defensive Medicine?

admin Post in 2009.02, 法律顾问
0

总结:医疗服务是一种特殊的“商品”,在很多情况下无论医生还是患者或第三方都不能确知何种服务是必需且足够的,任意性和主观性是在所难免的,因而很难像对紧俏商品的定量供应那样”按需分配“。而如果医生处理不当(出售了错误“商品”)则要承担经济和法律的沉重后果。只要这两种格局不改变,那末医生趋利避害地使用“自卫医学”,在不损害个人利益的框架下“无微不至”地为病人服务,就不仅顺理成章,而且无法为各种规章制度有效阻止。

王晓春 博士

医疗诉讼成为美国医界和社会的一大景观,在近十年中严重冲击了正常的医疗服务模式。以医生事故保险为指标,其保费在2003 和2004 年分别上涨0.4%和20.5%,2004 年亦有9.1%,仅近三年有所下降。但势已成积重难返。后果之一是看来愈来愈盛行的Defensive Medicine。

不要把Defensive Medicine 误解成预防医学(后者为Preventive Medicine), 或者是防护战时核子生化武器损伤的防护医学,不妨译为“自卫医学”,但它其实称不上是某种科学技术,而是一种不正常的行医规范,指的是医生为防范医疗诉讼和责任所采取的自卫性过度服务,进行不必要的经常是昂贵的检查,从而花费了大量医疗资源。它在美国也不是什么“新兴学科”。据Manner 博士最近统计有79%的医生在使用(载于AAOS 杂志今年12 月刊),而据Studdert 博士在专家行业的统计则高达3% ( 载于JAMA2005 年6 月刊)。最近的麻州医疗协会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受访的900 名医生中,83%在使用不同程度的“自卫医疗”,包括更多的检查和手术住院治疗和专家会诊。尤其严重的是妇产科,内科和矫形外科(他们正是医疗诉讼中的重灾区)。这一举措使麻州每年损失14 亿美元的医疗资源。真实情况很可能更糟。有吝啬鬼和暴发户之名的医保公司们和财源日益枯竭的各级政府(Medicare, Medicaid)成为这一“学科”的买单者。

这一情况与国内依然盛行不衰的的“检查风”,”开药风“可谓旗鼓相当,相映成趣,但主因却迥然有异经济收益(当然也包括防备事故和诉讼)。回想在计划经济和“公费医疗”时代,医生们开检查开药是“谨慎”的也是吝啬的。如今时代变迁风向也逆转,然而人心属性同出一辙。

需指出虽然这一“医学“主要针对医保公司和经济领域,病人却并非总是” 渔翁得利“。同样的调查发现,39% 的医生(妇产科高达5%)避免带高风险的服务手术并拒绝高风险的病人。同时导致的高花费最终要反馈到病人和社会。

因应这一“新兴学科”社会各方都在努力设法制止。多个医生缺乏的州在施行的医法改革限制医生在诉讼中所受的过度处罚,以图避免医生群体因法律压力迁出该州。这当然是隔靴搔痒。“受害者” 医保公司早就在数年前推行名声不佳的“医生节约红利制”, “奖励”节约有术的“好”医生。然而这近乎不义之财,因而多年来遭到医生病人和社会专业团体联合抵制,指责它“影响医生专业判断”。有些医生未受其益反受其害,仅因它的存在而被诉成功(尽管医生宣称他不考虑甚至不知晓这一奖励制)。但最近一些医学团体(如AMA 等)反过来要求出台一些有效规章,以阻止这股愈演愈烈的“自卫医学”之风。

124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