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合力战顽症

admin Post in 2011.06, 患者论坛
0

凶险血癌贯全身,

举家合力与其拼,

多方寻购对靶药,

心态平和抵万金。

“格列卫”治慢粒症,

硬性定额日日吞,

八年拼战初告捷,

生活质量拿高分。

    八年前,经广州军区总院确诊我患慢性粒细胞白血病—血癌,我当时的心情是无奈的认了,得了病是事实,你笑对或哭对都改变不了现实,那时我已过了“古稀之年”,骨髓移植是不可能的,白血病也无法开刀,现在关键是能否找到对症的特效药。

为此,全家都为我忙起来了,有的去买书阅读,有的找专家咨询,有的上网查资料,功夫不负有心人,二女婿经过一周多夜战(白天还要上班)终于在网上找到了特效药—“格列卫”。过去治疗白血病的药,破坏整个造血系统,所有血细胞都杀,不管好坏,现在的“格列卫”是靶向药,只杀癌细胞,但是价格昂贵,可谓天文数字,一个月要两万五千元,而且一直不能停药。女儿告诉我后,我当时坚决反对,不能因为我治病花光了全家的各储,再说即使我吃了也不一定能治好病,弄得“人财两空”,再说,我年纪这么大了,还是用医院提供的“羟基尿”药进行治疗吧,当时的想法是:能治多久就治多久,能控制到什么程度就控制到什么程度,我已做好最坏的思想准备。

    经过“羟基尿”一周的治疗,白血球是降了,但人很不舒服,口很干,汗很多,一个小时要换六七件内衣为此要输液,大女儿陪护我一个通宵。之后就出现满嘴的溃疡,实在太难受了。这时女儿妇婿来医院,并带来关于“格列卫”的资料,

并一篇一篇的读给我听,其中计到美国一个女工没有钱,先吃几天药又去打工,再坚持吃药,还有一个青年人吃药效果很好,后来还参加国际长跑比赛,等等。这时我在美国的儿子也打电话来说,药费你们不要愁,由我们孩子出,我出大头。这时我只好顺从地服格列卫了。但是刚开始服用时并不如想象中那

么好,因为格列卫是一种毒性很在的药,付作用很大,刚服用时,总是昏沉沉的想睡觉,这叫做“嗜睡”,吃药一周后,白血球从九千降到了三千,再降就太低了,医生建议药量由每日四片降为每日三片,这是最低的量了,可以过了一周,血小板又从四十万降到了七万(正常是1—30万),这时主任查房说再降就要准备输血和停药了,还是血液科的蒋祖军医生经验丰富,他讲一周后会上去的,结果正如蒋医生所说的,几天后,血小板升了上去,这样我们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血常规检查基本正常后,我就出院了。我在医院共住了52天,这是吃格列卫的功劳。

    治疗一年后,检查骨髓癌细胞还存在不少,是阳性,据检查的医生讲,别人吃格列卫,半年后应该检不出才对,也许是每天药量不足造成的。在这期间,一个老战友介绍我吃一种草药叫要“石上柏”,对治疗癌症效果吃一很好,这样我每天都吃一付,大概吃了上百付,骨髓检查癌细胞很少了,以坚持半年,骨髓检查终于转阴了,这说明我没有按常规的剂量服药,虽然治疗时间拖长了一点,但结果还是理想的。事后,连人民医院的吴主任也承认我们的服药方案是符合我本人的情况的,其实这八年来我基本上是自己的医生,药是孩子买的,药量是自己定的。

我只是定期到医院检查一下血常规就行了。到目前为止,血常规基本上是正常的。目前我基本情况是:吃饭香(荤素不拒),睡眠好(足时少梦),两便通畅,视力近盲。心态平和。现以一则“西江月”来描述我带病生存的一天:清晨起身洗漱,多少做点家务,室外吸氧散散步,转动腰肢适度。餐后定量用药,开市听听个股,珍惜午休添新力,夜临早早压铺。

179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