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特讯-再论亚裔健康

admin Post in 2010.10, 主题, 期刊, 本期特讯
0

                                                         孔学君医师,哈佛大学医学院以色列医院内科

本月30日,美中医学交流协会将在哈佛医学院校院区的Best Western酒店隆重举行以“亚裔健康教育”为主题的学术年会,预计250-300名各地医生学者出席,包括从中国赶来的访问医师及学者。就亚裔健康的热点问题举办的专题论坛包括糖尿病,癌症,乙肝,自闭症等,大会特邀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肝病专家Myron Tong 教授,华盛顿乔治堂大学肿瘤专家 Ruth He教授分别就亚裔的隐形杀手肝癌作专题讲座,大会还同时承办医师教育的冠心病及肝炎专题讲座,分别由芝加哥大学心脏病专家 Arora教授及费城爱因斯坦医学中心肝移植专家Araya 教授授课。学会希望通过这一学术盛会,增进亚裔健康意识,敦促中美医学交流,提高亚裔健康水平。

美国的亚裔人口近年增长迅速,已引起美国政界,商界,医学界的极大关注。就最近美国人口统计局的资料提示,亚裔人口已超过一千一百万,预计到2050年将增加三倍。美国的亚裔人口来自50多个国家,具有不同的文化及历史背景,包含100种不同的语言及口音。其中中国人占23.8%, 菲律宾人占20.4%,日本人占12.3%,印度人11.8%,朝鲜人11.6%,越南人8.9%。 70%的亚裔人群来自三大移民潮:1965年以前,1975至1979年,1980年以后。1965年以后的移民多半居住在美国10大城市。1996年,大约40%亚裔居住在加州。其次是纽约,夏威夷,得克萨斯,新泽西,以利诺斯,华盛顿,佛罗里达,佛吉尼亚,麻省。在亚裔人群中,约23%没有医疗保险,41%的人感到医疗费用是个负担。很多拥有医疗保险的亚裔对其使用率较其他人种要低,其原因有多种:很多亚裔对于自己享受的医保范围不甚清楚,担心使用医疗保险会影响办理绿卡及永久居住,不愿因为看病从工作单位请假等等。下面就几个常见的病患探讨一下。

癌症,亚裔人群在世界人口中乳腺癌的发病率最低。尽管如此,癌症仍为亚裔人群首要死因,癌症尤其是亚裔妇女1980年以来的首要死因。宫颈癌为美国的朝鲜妇女的严重健康问题。越南妇女宫颈癌发病比白人妇女多5倍。亚裔妇女诊为乳癌的病人大约22%曾使用草药治疗。有些研究表明大约79%亚裔妇女在诊断乳癌时癌瘤的大小在1公分以上,比其他人种相对诊断期晚。年轻的亚裔妇女乳腺自检及宫颈涂片检查的比例比其他人种要低。而东南亚地区妇女侵袭性宫颈癌发病率高于其他人种。美国的越南妇女首发肿瘤是宫颈癌,其普查率最低。肝癌通常由乙肝引起,在亚裔尤其好发,居亚裔癌症第三位。其中越南男性肝癌的发病比相应其他种组更高。亚裔肝癌发病比白人高1.7至11.3倍。朝鲜男性的胃癌发病最高,比白人高5倍。在美国,垂直传播乙肝给新生儿的妇女有一半是亚裔。肺癌在东南亚裔的发病率比白种人高18%。菲律宾人的结肠直肠癌存活率倒数第二,仅次于美国印第安人。调查表明,亚裔人居住区的售烟店密度大于其他社区。众所周知,吸烟与多种癌瘤的发病直接相关。

心血管疾患是大多数亚裔人群第二大死因,在印度裔,夏威夷裔,菲律宾裔,日本裔,心血管病患位第一大死因。中风在中国裔,日本裔,菲律宾裔,夏威夷裔为第三大死因。在旧金山,菲律宾妇女的死因第一位是中风。冠心病的风险因素包括下列情况:有此家族病史,有高胆固醇、糖尿病或高血压,抽烟,不活动,有压力, 体重过量。很多亚裔不知患有高血压或高胆固醇,相对于其他种族对其重视程度较差。亚裔的肥胖发病率也是逐年增加,而较其他种族锻炼或运动的频率强度均差。饮食的西化也使心血管病及其相关的代谢病随之增加。土著的夏威夷人的冠心病发病率不成比例的增高。

糖尿病在亚裔人群占7.5%,属于糖尿病好发人群,发病高于白种人,且有逐年增加趋势。糖尿病与心血管病密切相关,心血管病是糖尿病患者的首要死因。三分之二的糖尿病患者最后死于心脏病或中风。而糖尿病人其心血管病发病率比非糖尿病人高2-4倍。75%的糖尿病患者同时患高血压。而吸烟又进一步增加其心脏病风险两倍。糖尿病人本人的积极态度及自我监护配合在其治疗中其着很大的作用。糖化血红蛋白的指数至少应少于7,理想状态是少于6.5,其血压应控制在130/80以下,其低密度脂蛋白LDL应在100以下。糖尿病以二型为主,占90-95%,其发病直接与饮食西化及肥胖有关,是完全可以预防的。其危险因素包括:糖尿病家族史,亚裔及太平洋岛裔,超重或肥胖,45岁以上,曾有妊娠糖尿病,患有高血压,患有高胆固醇,不从事体育锻炼,患有多囊卵巢综合征,患有心脑血管病或脉管炎,在脖子或腋窝有较厚深色色素斑(acanthosis nigricans.) 。具有以上情况的病人尤其应该注意自我防护。亚裔好发糖尿病是基因与环境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移民美国的中国人比其居住在中国郊区或农村的中国人明显升高,日本移民也有同样的情况。而第三代或第四代中国或日本移民其生活习惯与当地白人无甚差异,但糖尿病的发病率仍然比当地白人要高。这说明基因与环境因素均在糖尿病发病其着作用。亚裔的肥胖标准比白种人要低,BMI超过23就属于超重(其他人种为25)。换句话讲,亚裔人群机体对于超重所引起的代谢负荷承受能力比起白种人要低,很轻微的超重就可能超过致病临界值而一发不可收拾,尤其不要与美国的肥胖患者攀比并论。

众所周知,乙型肝炎是亚裔人群的“隐形杀手”。慢性乙型肝炎在亚裔人群的发病率高达15%左右,而美国总体发病率仅0.2-0.5%。肝癌在乙型肝炎患者高100倍。它可以损伤肝脏和导致早死於肝癌和肝衰竭。在美国约有140万乙肝患者,竟有一半以上是亚裔及太平洋岛裔。约十分之一的亚裔患有慢性乙肝。乙肝有关的死亡在亚裔及土著夏威夷人比白人多7倍以上。在美国,乙型肝炎及肝癌是亚裔健康的主要威胁。然而由于各种原因,乙肝的早期诊断,治疗及预防在医疗界及亚裔社区均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艾滋病近年来在亚裔逐年增加。尽管亚裔占总体艾滋病病人总数1.1%,但有上升趋势,而且亚裔的上报率比其他人种要差。其中男性占78%,女性占21%,13岁以下占1%。

结核病,根据2009年CDC的报道每十万人口由3.8例,比起2008年的4.2例下降11.4%。美国的结核病主要发生在外国出生的移民,比起美国出生者高11倍,其中亚裔高26倍。

精神病及行为问题,亚裔社区在美国社会是公认的“模范社区”,暴力事件或非法行为较少。但是研究表明亚裔人群抑郁症焦虑症高发,而且就诊时多比其他人群严重得多。这是因为亚裔人群通常回避因精神问题就诊以致延误治疗。有的研究表明亚裔比其他人群更多见赌博,及家庭暴力,由于顾及脸面而上报率较低。总体讲,亚裔吸毒的人群较低,但由于兴奋剂上瘾需要住院治疗的亚裔比一般人群高4倍。亚裔人群赌博的比例较其他人群高,中国社区20%有赌博问题,5%陷于赌博不能自拔。以前人们认为亚裔的家庭暴力是最少的,其实不然,一项研究表明38%的亚裔妇女曾被配偶伤害过,但由于各种原因上报率低。除了一般的精神疾患,亚裔也经历文化冲击综合征,比如神经衰弱,由精神压力造成,常常表现为疼痛,麻木,慢性疲劳,乏力,焦虑或头晕。在美国的亚裔青年,其忧郁症,焦虑症,自杀率均较高。他们常常陷于东方家庭教育与西方主流社会价值观的冲突之中而无法释怀。亚裔的老人尤其是妇女居自杀率最高。华裔老年妇女的自杀率比起白人老年妇女高10倍。亚裔老人的老年痴呆发病率比其普通人群发病率要高。很多亚裔人群在移民前曾经历过战争,政治迫害等心灵创伤,这使他们更易于发生忧郁症。

吸烟问题,亚裔人群相比其他人群的吸烟率最低。到2008年,只有4.7%的亚裔吸烟。而其他人群10.7% 到22.4%不等。亚裔男性的吸烟率并不低,2008年 资料显示15.6%,亚裔妇女的吸烟率很低。有趣的是,中国男性吸烟随着在美国年限而增加。7.3%亚裔高中学生2.6%初中学生吸烟。在美的中国移民比其中国居民吸烟率明显降低,据统计在中国有3亿男性吸烟者,仅比美国人口总数少低一点。吸烟是肺癌最常见的原因,在所有肺癌患者中,吸烟者占80%以上。

骨质疏松问题在亚裔非常常见,65%亚裔妇女骨密度低于正常。在美国每年有150万人由于骨质疏松而导致骨折,其中五分之一为亚裔妇女。

以上统计数字均来自美国CDC及NIH 有关报告,但和真实情况相比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可谓任重道远。深刻认识亚裔的发病特点并用于临床实践对于医学界,亚裔医师,亚裔社区都至关重要。 我想借此文再次呼吁:从我们自己做起,重视身体,关爱社区,并由此辐射到亚裔健康及全社会的热点问题。在日益增进的交流与贡献之中提升亚裔以致人类的整体健康水平。

预祝会议成功!

1712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