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转化医学”的进一步认识

admin Post in 2012.02, 医学教育
0

陆伟院长,天津市传染病医院,天津市肝病医学研究所

我于2011年11月2日至6日在美中医学交流协会(ACMES)的邀请和组织下,参加“中国医院管理人员领导力培训”课程。在授课内容中哈佛医学院Peter libby教授、Ursula Kaiser教授及Vikas P surkhatne教授分别在授课中具体讲述了“转化医学”的内容,特别是前两位教授,以他(她)的具体研究及临床实践,阐述及诠释了“转化医学”模式,使我进一步认识了“转化医学”的内涵。

  1. 1.  转化医学的概念

转化医学 ( translational medicine)是指一类医学研究, 是倡导实验室与临床研究双向转化的模式。[ 1~ 3]1992年Science杂志首次提出“从实验室到病床( bench to bedside)”的概念[ 4 ], 1994年开始出现转化型研究( translational research) , 1996年 Lancet杂志首次出现转化医学这一新名词[ 5]。2003年, 时任美国 N I H主任的 Elias A. Zerhouni在 N I H路线图计划(N I H Roadmap)中明确提出,转化医学的核心是要将医学生物学基础研究成果迅速有效地转化为可在临床实际应用的理论、技术、方法和药物。因此转化医学的核心是打破基础医学、药物研究、临床医学之间的屏障, 加强研究与应用之间的结合,在它们之间建立起一个双向转化的桥梁。一方面从实验台到临床( from bench to bedside), 把基础科学家获得的知识和成果, 快速转化到临床应用领域 (包括医疗、预防、护理等) ,为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提供更先进的理念、手段、工具和方法, 提高临床疾病的预防和诊治水平;另一方面, 临床研究者在转化成果的应用中及时反馈,再进一步转入相应的基础领域进行深入研究( from bedside to bench), 使缺陷和不足得以及时修正,从而也促进了基础研究的发展,这就是具有双通道效应的B2B模式[ 6]。同时,作为一种新理念, 转化医学倡导学科间交叉整合、学组间交流协作,并引领更多医学研究聚焦临床疾病防治, 向以患者为中心的方向发展。

  1. 2.  转化医学产生的背景

2 . 1 基础研究与临床问题解决之间脱节 

科研领域人力、物力的投入与问题解决之间并不对应, 投入大产出少。很显然生物体是一个复杂体, 基础科学研究与实际脱节明显存在, 两者之间建有 “篱笆”。如何拆除这种篱笆, 促进基础研究与临床应用之间的结合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7]

2 . 2 疾病谱的转变使医疗成本大大增加

以肿瘤、 心脑血管疾病、遗传和代谢性疾病为代表的多因素致病的危险性疾病的发病率大量增加。用对单因素致病的传统研究方法已经无法满足疾病的预防、 诊断、 治疗和预后评估的需要。转化医学倡导包括基础和临床等多学科的合作研究,采用多因素的研究思路, 顺应了新世纪医学的发展趋势[ 8]

2 . 3 基础科学研究积累大量数据的意义需要解析

人类基因组计划( human genome project,HGP) 于1990年正式启动,2000年人类基因组草图绘制完毕[ 9、10]。期间 CHECK[11]撰文指出,人们原本期望基因组测序结果能够很快地运用于医疗实践, 但生物系统本身的复杂性让这种希望破灭了。 正如 HGP 的实施人之一, 美国 NIH 院长COLLINS[ 12]指出, 真正艰难的工作才刚刚开始。拥有大量的遗传信息数据并不意味着已经了解这些遗传信息是如何发挥作用。 因此,迫切需要科学家梳理清楚这些海量遗传信息数据之间纷繁复杂的关系及其真正作用。

2 . 4 基础研究和药物开发及医学实践三者需要整合

传统的三家分离的局面浪费了大量的资源, 而且解决问题的效率不高。尽管医疗费用成倍上涨, 医学的根本性问题并未有效解决。 如何以患者的需求为导向 (patient driven research process) , 开展医学科学实践, 这是转化医学的根本目的。通过三者的密切结合, 提高解决医学重大问题的效率, 是解决这个医学根本性问题的有效途径[ 7]

  1. 3.  转化医学的发展现状(国内外)

这次授课的哈佛医学院的Lippy教授,他的研究方向主要是炎症对心血管疾病的影响,比如常见的动脉粥样硬化。源于他的科学研究的概念已经改变了以往的一些观念,包括这个病的发生、相关风险因素对动脉壁的生物学改变的机制、动脉粥样硬化的并发症包括心肌梗死和缺血性中风的病例生理学。这些新发现的临床应用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新的检测,这些检测可以预测心血管意外的发生及高危人群,并使之收益。他的研究及临床实践是转化医学的成功例证。其实在国外, 无论是在公共领域还是私人领域都已经对转化医学有了很深刻的观察与研究, 包括美国FDA发起的耗资一千万美元所建立的转化医学研究中心,美国主要的制药公司 ( Pfizer、Johnson&Johnson等)和大学( Duke和 UPenn等 )建立的很多转化医学研究部或至少是研究小组。而在国内, 近年来转化医学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包括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等也先后建立了转化医学研究中心。通过这些研究机构的努力, 转化医学研究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如: 重组人生长激素, 血管成形术, 支架置入术对冠状动脉疾病的影响以及许多新的药物和诊断设备的研发等。

  1. 4.  实现转化医学的途径

4.1转化医学理念的转变

转化医学涉及临床、基础研究、预防医学、生物制药、医疗器械生产、市场营销以及国家管理部门等。因此,应该推动医学相关行业的科研协作。对在校医学本科生、 研究生也应该加大转化理念灌输力度, 树立转化思想,培养理论联系实际的意识[ 13]

4.2建立转化医学交流平台、召开转化医学研讨会、重视从临床中提炼课题

要加强基础研究者和临床医生的沟通、联系,使他们熟悉彼此的语言,以促进转化医学的发展。同时,利用网络信息技术建立整合患者的危险因素、临床诊治、生存和预后等临床组学数据库资料,以及具有完整的患者生物标本的、开放式的疾病转化研究平台[ 14]

4.3创建研究型医院、面向健康需求确定优先领域

研究型医院是具有特殊运行模式或管理方式的医院或医学中心 ,其发展理念为以临床科研为指导,强调科研与临床工作相结合,医院业务活动要推动临床和转化型合作研究 ,提倡通过与临床实际需求相结合的医学科学研究 ,提高医疗服务开展的效率和质量,将医院建设为“科研、教学与临床医疗相结合”的典范。

4.4转化医学人才的培养

必须挖掘和有意识培养具有一定基础和能力的交叉型学科人才,建立转化医学专业人才梯队,领军人物有机会应该到开展研究较成熟的机构(如哈佛医学院等)学习提高,使他们成为各学科和部门沟通的纽带,架起沟通的桥梁,缩短合作时间[ 13]

4.5设置转化医学专项基金

目前,美国N I H设置CT AS开展转化医学研究,英国OSCHR明确MRC、N I HR经费预算资助转化医学研究。转化医学研究需要明确的资金来源 ,研究经费专款专用 ,覆盖研究所需的业务费、人员费、管理费以及患者试验性治疗费用。在经费上确实保证转化医学工作的开展 ,确保研究内容持续性、研究队伍稳定性、研究对象可得性[ 15]

5. 展望

转化医学作为医学发展的前沿领域,对医学的发展起着重要的引领和支撑作用, 它将是21世纪医学发展的新动力。 转化医学核心是推动医学科学研究理念的转变,将以患者为中心来指导整个研究过程。转化医学将推动21世纪医学的发展。

参考文献

[1]  Lehmann CU, Altuwaijri MM , L iYC, et al . Translational research in medical informatics or from theory to practice . Methods of information in medicine , 2008 , 47 ( 1) : 1- 3

[2]  Littman B H, Mario LD, Plebani M, et al . what’s next in translational medicine . Clini –

cal Science , 2007 , 112 ( 4) : 217- 227

[3]  Marincola FM. Translational Medicine : A two way road. Journal of Translational Medici –

ne , 2003 , 1( 1) : 1- 2

[4]  Choi DW. Bench to bedside : the glutamate connection. Science , 1992, 258 ( 5080) : 241- 243

[5] Geraghty J . Adenomatous polyposis coli and translational medicine . Lancet , 1996,348( 9025) : 422

[6]  杨春喜, 殷宁, 戴魁戎. 转化医学 [ J]. 中华医学杂志, 2010 , 90( 7): 499- 502 .

[7]   来茂德. 转化医学: 从理论到实践 [ J]. 浙江大学学报(医学版),2008,37,(5):429-431

[8]   桂永浩. 转化医学: 用多学科交叉策略推动医学发展[ J] . 复旦教育论坛, 2007, 5(6) : 86 -87.

[9]   LANDER E S, LINTON LM, BIRREN B, et al. Initial sequencing and analysis of the human genome[J]. Nature, 2001, 409( 6822) : 860 - 921.

[10]  Anon. The human genome at ten[J]. Nature, 2010, 464 ( 7289) : 649 - 650.

[11]  CHECK H E. Human genome at ten: life is complicated[J]. Nature, 2010, 464 ( 7289) : 664-667.

[12]  COLLINS F. Has the revolution arrived ? [J]. Nature,2010,464( 7289) : 674 - 675.

[13]  蔡红兵,李 欣,孙学刚,方唯意,张龙城,杨明会,姚开泰.加强推进力度,促进转化医学发展[ J].南方医科大学学报,2011;31(5):741-743.

[14]  李亚子, 钱 庆 , 王 敏, 许培扬. 美国国家科研资源中心(NCRR)战略计划及对发展我国转化医学的思考[ J]. 基础医学与临床,2011,31(3):339-343

[15]  方福德,程书钧,田  玲. 建设研究型医院促进转化医学发展[ J]. Chinese Journal of Health Policy, 2009, l12 (17):16-19

2739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