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观—整合医学

Editor Post in 2009.10, 医学论坛
Comments Off on 纵观—整合医学
刘京医师,哈佛大学附属麻州总医院研究员
最近几十年以来,公众对补充与替代医学和产品的使用和兴趣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稳定的增加。作为补充与替代医学中不可缺少的和最重要的部分,针灸,中药已经在发展中国家广泛使用,在发达国家中也变得越来越普及。世界卫生组织花了三年多的时间于2002年1月,出版了《世界卫生组织传统医学策略2002——2005》一书,讨论了传统医学在健康医疗体系中的地位,在将“传统医学”一词定义为“代表传统医学例如中国传统医学、印度草药医学、阿拉伯传统医学和其它各种形式的本土医学”之后,提出了推动传统医学和补充替代医学进入国家健康治疗系统 的论点,并制定 了传统医学和补充替代医学的指导方针。

中国具有很长的传统医药历史。中药和其它传统医学一样,不仅在中国境内,而且在世界范围内都造福着人们。历史上,中药也曾被证明他们对疾病的独特功效。因此,全面地发展中药和其它传统医学来帮助人类战胜疾病具有伟大的意义。为了促进治疗疾病方法的多样性和对于“自然”的治疗方法的愿望,许多国家和组织近年来更加关注中药和其它传统医学。因此近年来传统医药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它们的国际地位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在西方社会,当西方的医学已经统治了几个世纪之后,中药和其它传统医学正在变得越来越普及。例如:根据补充和替代医学的定义,预计有6.5%到43%的美国人用过某种形式的补充和替代医学(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CAM)。从90年代早期开始,根据科学证据已经开始建议某些补充和替代医学和产品,如果正确使用的话,能够对治疗疾病和促进健康起到很大作用。白宫补充和替代医学政策委员会建立于2000年3月,它主要处理关于补充替代医学的使用、研究、和对消费者和医疗从业者进行更好的教育。第13147号主席令表明委员会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通过健康和人类服务机构,提供立法和管理方面的建议来保证公共政策能够最大化补充替代医学疗法对消费者的潜在利益。为了达到它的目标,这个拥有20个成员的委员会在2000年7月到2002年2月之间,在不同的地点,包括华盛顿特区,召开了10次会议咨询了许多专家。在WHCCAMP会议当中,医生、研究人员、医疗教育者、管理官员、政策制定者、从业人员和其它人员都提供了关于联邦政策对补充替代医学的建议。

委员会听从了大约1700名消费者、从业人员、和对补充替代医学感兴趣的社会和健康医疗机构的建议。委员会制定了10个准则来完成这些建议, 其中包括对个体尊重(每个人都是唯一的,都有权享受对他们合适的健康保健)(5)选择治疗方法的权利(每个人都有权自由地在合格的医疗从业者中选择安全和有效的治疗方法)(6)重视健康促进和自我保健(良好的健康保健对自我保健和早期治疗极为重视。要求取消中医药的做法,至少是不尊重人民选择治疗方法的违背人权的行为。在一项流行病学的调查发现,欧洲,特别是德国, 有30%的 过敏症病人使用替代医学的方式治病,其中约50%  是较高学历的女性。

对补充和替代医学的需求在过去的十年里在美国呈指数型发展。哈佛大学医学院替代医学研究中心主任David Eisenberg博士的论文,于1998年11月被发表在美国医药协会月刊上。这篇论文发现了美国使用补充和替代医学的人数从1990年的4千200万,增加到了1997年的8千200万。所预测的访问补充和替代医学的人数达到了6亿2千9百万,比他们访问主流的医疗机构的次数还多出2亿人次。花费的费用超过270亿美金。一个由William M. Mercer组织的全国范围的关于雇主资助的健康计划的调查表明,提供指压疗法和针灸疗法的雇主从19%增加到了35%,提供脊椎指压治疗法的比例从1998年到2002年也从65%提高到88%。在2002年由NCCAM 领导的NationalHealth Interview Survey  发现全美国已有8.2 百万人次接受过针灸治疗,2001年高达2.1百万。根据Regence Blue Shield高级副总裁Jeff Robertson博士的说法,补充替代医学是在他们的服务计划内增长最迅速的疗法。每年增长20%,它的费用相当于总费用的2%到3%。

医疗从业人员也努力地跟上不断增长的补充和替代医学的需求。他们在补充和替代医学的教育和研究上花费了越来越多的时间和金钱。在1998年,有64%(117间中的75间)的美国医学院提供至少一门补充和替代医学的课程。马里兰和加利福尼亚的州立大学已经建立起补充替代医学研究中心。哈佛医学院也投资1000万美元建立了“补充和综合治疗”机构。并且在肿瘤医院和儿童医院等单位都设有针灸等替代医学门诊。针灸学已经是哈佛医学院的选修课程。在1994年做的一个调查表明,60%的医生向他们的病人建议补充和替代医学,50%的医生自己就在使用它进行治疗。针灸,中药治疗难治性不孕症 的独特疗效已被愈来愈多的德国,美国 等国家妇科临床医师 或民众承认或推荐。美国用过针灸治疗的人数已达4%强,接近中国的水平。

NIH于用替代医学的研究经费已以 1995年的2百万上升至今的200百万。Homeopathic,草药,针灸在欧洲也有悠久的历史和广泛的现代研究和应用。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已经建立起第一个国际合作基金,$263,000来支持关于在治疗癌症的过程中使用中药的研究。这项研究是由德克萨斯大学医学博士Anderson癌症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和中国复旦大学癌症医院的医生们共同发起的。“我们发现改革和协作是成功的对付癌症的关键”,主席John Mendelsohn如是说,“传统中国医药有一个灿烂的历史。通过将西方科学手段融合进去,我们希望这个领航式的研究能够打开通往对世界范围内癌症患者更好的治疗和更好的生活的大门 ”。

中国是在世界上最早提出中西医结合的方向,并已经探索实践了40年。这是对世界整合医学(Integrated Medicine) 创立和发展的历史性贡献。中国是仅有的既建立了现代化西医系统,又具有中医治疗系统的国家。根据2001年中国中医协会对中国十个省市的中医需求和使用的报告,在中国目前有超过76,734名职业中医人员。另外,还有3309名医生正在进行着中西医结合的尝试。他们总共要对12亿8千万的门诊病人(占全国门诊病人的32.6%)和413万住院病人进行治疗。另外,因为中医采用预防治疗和更大范围的疾病管理程序,使用中医还可以有巨大的无形的费用节省. 在美国滋根基金会的多年调查中发现,贵州省雷山县的合作医疗站因为经费不足极难 生存。因感冒发烧的西药费用平均需要50元左右 使病人放弃治疗。我们设想,如果农村医生能够接受正规的针灸和草药训练,充分利用当地的丰富的草药资源治疗某些常见疾病则可能大大改善贫困民众的医疗健康状况。事实上,香港的一个慈善机构已经卓有成效地在云贵地区进行这方面的工作。他们在云贵高原展开草药资源调查,并将常用的60余种草药归纳成手册。教育当地民众采集、种植 和使用这些草药,他们的工作得到良好反响。本人认为,加强对农村医务人员的针灸、中药的职业化培训、改革中药的审核、价格、销售和安全监管体系是目前中国农村合作医疗体系能够改善运作的有效途径。

在中国,运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来治疗疾病已经变得非常普遍。所谓中西医结合,就是将传统中医和西方医学结合起来运用。一些报道提供了令人鼓舞的信息。

中国中医学院,广安门医院有一份对654个心肌梗塞患者的临床调查,其中327例病人采用中药之益气活血加上西药进行治疗,另外的327例病人只采用西药进行治疗。结果显示在第一组中有6.7%的患者死亡,在第二组中的死亡率为13.5%,使用中西医结合方法治疗的死亡率大大低于只使用西药进行治疗的疗法的死亡率。在另一项研究中,通过对828例冠心病患者的临床治疗,田七显示了总的70.2%的有效性,其中包括20.1%的非常有效。95%以上的病人停止或者减少了甘油三硝酸酯的浓度。实验证明三七有包括预防动脉粥样硬化等多种药理作用。

通过大约40年的试验和学习,科学家和医生们在发展中西医结合的进程上已经发现有些草药对于保护免疫系统、减轻化疗的影响、降低骨髓抑制、支持消化功能上有显著功效。某些草药或者草药混合物已经被实验证明能够加强化疗的效果。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总结了21000癌症病例。他们发现中药能够显著地降低化疗和放射治疗的副作用。使用中药的病人有70%到90%的化疗副作用的治愈率,而没有使用中药的病人,这个比例只有50%到70%。中药加上化疗能够减轻对消化系统和骨髓系统的副作用。病人一般的生活质量也得到了显著的提高。另外,使用中药结合西药的方法,癌症存活率也有显著的提高。例如:对于三期胃癌手术后的5年存活率从20%到30%提高到了50%到60%。对于鼻癌患者化疗后的5年存活率也从40%增加到了50%到60%。

中药不仅用于治疗疾病,而且也用于预防疾病,而这是西方医疗实践的一个不足之处。单马参博士观察了使用中药治疗的910例萎缩性体腔患者,所有患者都经过活组织切片检查。总治疗率为70%,总有效率为高达96%。没有一个患者在使用中药期间发生癌症。动物实验也证实了中药对化疗和放射性疗法的保护作用。动物的死亡率得到极大的降低。中药还保护骨髓中的造血组织。老鼠身上的抗瘤细胞的存活时间增长了。中药也能够对化疗起到增效的作用。

哈尔滨医药学院发现了三氧化二砷是存在于这种中药里的有效成分。通过1200例对白血病患者的治疗,医生们发现三氧化二砷对于APL特别有效。一个281个病例的临床实验证明,三氧化二砷导致86.3%的有效率,其5年存活率为54%,其中有19个病例的病人存活了超过10年。这项研究表明三氧化二砷包含癌症细胞区别分子。这种药物对于初始的和复发的病人都有效果。这种药物还能够通过血液进行传播,对骨髓没有抑制作用。关于三氧化二砷的疗效也已经在美国 哈佛医学院等临床实验室得到证实。一些中药已经在研究中被发现对于加强阿霉素,长春碱,环磷酰胺等抗癌药物的抗癌效果具有显著功效,包括肺癌。这些中药削弱了这些化学药物的毒性。研究发现有些中药能够起到减轻放射性疗法的副作用。比如:槐树根,它不仅是一种潜在的抗癌药物,它还能缓解由于放射性疗法引起的白血球减少的症状。通过一个255例的临床研究,80%的白血球减少的病人是在使用了中药之后具有显著的好转。这个产品也被用于化学药物来治疗白血球减少的疾病。

对于无再生能力的贫血症来说,目前还没有满意的药物。许多来自中国的报导表示有希望改善这种情况的进步。中草药Excrementum Bombycis的提炼物被证实其通过重新恢复血色素细胞、祖先细胞、骨髓细胞的功能,对于改善血色素低下具有很大的疗效。化学分析已经发现这种草药治疗贫血的功能结构。120例临床病例表明,20%的病人已经痊愈,80%的病人在使用了中药之后有了显著的好转。在动物和临床实验中没有发现毒性和副作用。目前,几乎没有特别的治疗肝硬化的手段。以前几乎没有临床研究表明这种疾病可以治愈。北京医科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某些中药能够有效地恢复肝的纤维化和硬化。根据90年代中期超过5000例临床对中药的研究,他们也证实了某些经过选择的草药能够抑制纤维化扩散和促进纤维化胶质降解。

中药或其提取物被用于治疗老年性痴呆症, 已越来越普遍,银杏二裂片提取物(Egb 76)可能是目前在医疗和试验研究中最广泛使用的植物提取物。Egb 76 目前在超过50个以上的国家被注册为民族药物,它被用于治疗各种各样的神经和血管疾病,包括痴呆、动脉闭塞疾病、视网膜不足和耳鸣等。在一个最近的对于老年人使用银杏二裂片治疗老年性痴呆、血管性痴呆或者老年性失忆的调查中,Egb 76被证明具有可再生的疗效。在一个更近的调查报告中,研究人员现大脑葡萄糖新陈代谢的不正常导致了两种形态上的老年性痴呆症的特点:老年性迟钝和纤维神经混乱。因此, 

治疗这类老年性痴呆的目的应该是为了提高神经的能量。在此之前从基础的和临床的研究中都发现银杏二裂片(Egb 76)能够达到这个目的。Huperzine A (HUP A) 是一种从中国草药Harb Moss Huperzia serrata中提取出来的提取物。它是有力的、可逆的和有选择的对乙酰胆碱酯酶(AChE)关于BchE的抑制物,它比其它的预防药具有更长的生命周期,因此,它被用做一种预防药物治疗神经系统毒性,通过保护Ache,HUP A产生加强记忆的活动。和Phy,Tac,Gal等比较,HUP A有更好的治疗效果,并且副作用是最小的。这些研究发现建议让HUP A成为治疗老年性痴呆症的备选药物。临床治疗也证实了HUP A的实际效果。
 

全中国有至少10所重点中医药院校。其中北京中医药大学创建1956 年,学校现设有基础医学院、中药学院、针灸学院、管理学院、护理学院、临床医学院、等教学机构。 学校目前设有中医学、中药学、制药工程、针灸推拿学、等9个专业。其中中医学七年制含科研方向、中西医结合方向等 9 个培养方向班,学校各类在校生达到 16160 名,其中本专科生 5950 名,硕士研究生 688 名,博士研究生 356 名,来自 41 个国家和地区的留学生 758 名,台港澳学生 416 名,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东直门医院,附属东方医院是学校临床教学及医疗、科研基地。为一所医教研力量雄厚、科室齐全、设备完善、并具有中医专科专病特色的现代化的综合性中医医院。 建校 48 年来,学校为国家培养各级各类中医药专门人才 2 万余名,为世界 87 个国家和地区培养各类中医药人才 2342 名。 中国中医科学院附属西苑医院和广安门医院接纳住院病人1000人,每日门诊量在1000至2000人次。仅广安门医院肿瘤科日门诊量就达300人以上。广东省中医医院日门诊量也在2000人以上。这些医院都有专科中医门诊,并配备了相当先进的现代化诊断,化验, 治疗的辅助设备,及与临床配套的中医药研究科室。

         美国国家健康研究所的国际健康研究办公室建立了10个国际合作中心来研究补充与替代医学, 其中有5项与中药有关.。我们很高兴地看到有些NIH的研究机构已经开始意识到中医的巨大价值。世界很多先进国家如美国, 德国,日本的医学界正在越来越多的研究草药学。每年的世界级的医学杂志上都有大量草药研究的论文发表。
 
中医属于世界自然医学范畴。自然医学理应属于当代医学科学的一个分支。例如中医学中的药学,世界很多先进国家如美国, 德国,日本的医学界正在越来越多的研究草药学。青蒿素,三氧化二坤等有效药物的研究最初均植根于草药医学。 针灸学在西方的发展也正在证明中医学里 很多合理的 内涵。我们在哈佛医学院麻省总院已经用功能性核磁共振等先进技术 极其艰苦的研究针灸10 年了,深深体验针灸具有深刻的科学解释和非常值得研究的实用临床价值。哈佛医学院康复医院的几名主要医生都专门参加了针灸培训并获得针灸师执照。 其中一位康复科主任更是坚持太极锻炼近30年,并是与我们共同开展一项针灸研究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事实上,西方医学临床实践中局限性和弊端的显露,已使得整和医学(Integrated Medicine)在美国的发展无可阻挡。例如,免疫学的研究在整个医学研究体系中显示出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因为许多重要的常见病和难解之症都与免疫系统功能失常相关,例如:感染、炎症、过敏症、自身免疫性疾病和肿瘤。无奈的是现代医学的发展并未带给临床免疫预防学和治疗学很多令人振奋的曙光。除了有限的细胞因子与免疫抑制剂的使用之外,我们希望的免疫增强和调节治疗剂少见踪影。这一状况促使越来越多的医学研究者和临床医生把目光放在“替代医学”领域。在这个有相当吸引力的自然医学天地里,他们发现原来自然界本来就存在着可以改善免疫功能的天然元素,运用科学手段研究这些元素,吸取千年来传统医学的宝贵遗产,发展免疫学领域已取得的成果,利用现代医学、传统医学以及营养学的知识来发展新型的免疫学研究和应用,正是开拓整合免疫学的目标。现代免疫学特别是分子免疫学无疑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疫苗、抗体、细胞因子、免疫细胞及免疫抑制剂类化学药物等等在预防和治疗疾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免疫系统是人体与自身环境、人体与外部环境相互作用,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形成的极为复杂的功能系统,并且与神经系统及内分泌系统有广泛和直接的联系。免疫系统的重要特点是通过复杂的机制进行自我调节,达到自我平衡的状态。医学研究和临床实践证明,仅仅依靠现代医学方法难以有效地调节失衡的免疫系统而恢复到正常的平衡状态。中医学的独特之处是人体生理、病理及病因的有机整体观,表现在治疗上的辨证论治。千百年的实践证明,中医药学在治疗慢性疾病和复杂性疾病中有明显的疗效,这是现代医学难以比拟的。从现代医学的观点来看,调节免疫系统平衡,或增强免疫系统功能是中医学发挥作用的核心力量。但是,“替代医学”本身无法用现代医学的语言阐明其机制,因而难以广泛地为人们接受和服务人类健康,也难以使其自身得到充分的发展。因此,整合中医学和现代医学,以免疫学为突破口,探索预防和治疗慢性疾病和复杂性疾病的新途径具有重大的理论和实践意义。中医学 和整合医学正在处于一个新的发展时代,其特征是用现代科学的论证方法去其糟泊,升其精华 ,成为世界自然医学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自然医学正在逐步形成在医学科学中的一个正式分支科学,这一趋势随着整合医学的蓬勃发展,正在展示着强大的生命力。守旧站在古代的时间点上审视中医的理论和治疗学是愚昧的。全盘否认中医的观点也是无知的。如同任何其他的自然科学分支一样,中医曾在过去的历史长河中变化发展,也应该融入现代科技发展的体系继续新陈代谢。中医像一棵千年的大树,现代中医或整合医学像是从这棵树上刚刚嫁接长出的新的果实,带着老树的生命力,尚不饱满,但充满生机与希望的迎接硕果满枝的时节。致谢:哈佛医学院李晓华博士,中国中医科学院史大卓教授,北京中医药大学蒋燕教授等为本文提供了大量资料并撰写了部分内容,在此深表感谢。













1871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