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病菌的危险现状

admin Post in 2013.02, 医学进展
0

张眉博士

有没有药物能阻止无视各种医学手段、致人病患的“超级病菌”呢?研究人员正在研究这个问题,但现有手段至今无济于事。这就是我们现在讨论的、由瑟琳娜-阿芝楚(Serena Altschul)报告的CBS头条新闻的主题。两个月大的哈里森·卡兰一直在重症监护室内度过他短暂的一生。生于肾功能衰竭,他来这里是为了获得维持生命的治疗。但是他的病床周围可能存在致命的威胁。威胁来自于“超级病菌”。传染病专家的罗伯特-墨乐林(Robert Moellering)博士在哈佛大学的贝斯以色列医疗中心(Harvard’s 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40多年来一直在研究超级病菌。

“这是非常危险的小东西,”他说。“你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些小东西呢?” 阿芝楚问道。“他们是我们研究题材中最最有趣的项目。”

他发现的最有趣的,是很多人觉得最可怕的。这是因为超级病菌的生命非常富有弹性,往往会感染住院的病人,甚至杀死那些病情最最严重的病人。

在最近的研究中发现,在美国的医院中,在卫生保健医疗过程中约1.7亿人发生了感染,其中近99,000名患者死亡。根据该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讲,绝大多数的死亡是由于超级病菌。

有没有抗菌素都统统抵抗的‘超超级病菌’吗? ”“有,从理论上讲,有几个。” 墨乐林博士说。 “幸运的是,这些是例外而不是常常发生的,但事实上,有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随着时间推移,我们会发现越来越多。“

超级病菌可以通过输入病人的手术创伤、导管、IV进入体内。如果不加控制,就会播散到整个身体,攻击人体器官。在博士墨乐林的超级病菌列表上的最前列,他的担心“所谓的ESKAPE生物,其中包括肠球菌(E),金黄色葡萄球菌(S),克雷伯氏菌(K),不动杆菌属(A),假单胞菌属(P),肠杆菌的生物(E),它们被专门挑选出来的原因,是因为它们通常引起人体感染,而且通常对多种抗菌素耐药。以不动杆菌为例。墨乐林博士说,它抵抗一切抗菌素。不动杆菌只是在最近才来到这个国家的。

“伊拉克战争的中发生的创伤,往往继发不动杆菌感染,”他说。 “士兵把它们带回到军事基地,最终到达美国的普通医院和军队医院。超级病菌显示了这个特殊的有机体具有进入医院的能力,并显示了当这种情况发生后,我们难以摆脱它。事实上,大多数超级病菌,使医院对付普通常见(run-of-the-mill)病毒和细菌的清洗和消毒的工作,更增加了挑战性。

因此,在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的约翰·霍普金斯医院(Johns Hopkins Hospital)开始实施高科技的方法 – 投资两对当代最先进的机器人 – 来消毒ICU室。方法是让机器人喷过氧化氢蒸汽。过氧化氢的浓度,必须 “是非常高、有毒性的,如此方能杀死这些超级传染源”,传染病专家崔西-玻尔(Trish Perl)博士说。我们平时用在刀口割破的伤口上的过氧化氢溶液是2%的,但是,对于超级细菌,机器人用的浓度是35%。Perl说博士。 “这个浓度高得多。”

玻尔博士研究了机器人的成效,发现它们减少了病房90%的细菌,并且减少了60%的病人与病人间的细菌传播感染。“它改变了医院文化氛围,因为我们可以对病人说:‘大家看看,现在,这个房间几乎变成了无菌室了。’” 玻尔博士说。

这个成绩在现在也许比在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其中最危险的超级细菌,肺炎克雷伯菌,含有一种酶叫KPC,全名叫克雷伯菌肺炎碳青霉烯酶,正因为有这个酶,治疗肺炎克雷伯菌感染往往非常困难的 (如果不是不可能的)。”最近的这个细菌成为头条新闻,因为美国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发生一次超级病菌大爆发,7例患者死亡。

墨乐林博士说,与其他超级细菌相似的是,克雷伯菌总是不断地在变化,因此将来会有更多的感染爆发。 “他们能够获得新的基因来抵抗抗菌素,我推测,我们会发现持续增强的细菌抗药性。”这会使治疗更加困难。这种特殊的克雷伯菌的致死率死已高达40%。对传染性病来说, 30-40%的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墨乐林博士说。 “超过2-3%的死亡率已经是很高的了。”墨乐林博士说其他超级细菌,也是很危险的,只是导致危险的方式有所不同而已。

以MRSA,全名为耐药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为代表。即使它在其名称中有“耐药”二字,耐药性并不是MRSA最令人不安的因素“MRSA并非对一切药物都绝对地耐药,但是,”墨乐林博士说, “更大的问题是,这种微生物很容易从一个人传播到别的人,另外,它可以导致各种各样的感染,除指甲和牙齿外,它可以感染每一个身体上的每一种组织细胞。”MRSA就是危及像小哈里森·卡兰一样的患儿生命的超级杀手。因此,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制定了一个程序,决定用特殊防腐剂洗必泰(chorhexidine),让所有ICU儿童洗澡。儿科传染病专家亚伦-蜜尔斯敦(Aaron Milstone)发现这个措施保护过患儿免受血液感染。他目前正在测试它是否会保护他们免受超级病菌MRSA的感染。

“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资助的早期的研究显示,在ICU住院的成人用洗必泰沐浴后,MRSA的传播降低。(我认为,降低了35%)。” 蜜尔斯敦(Milstone)说,他们现在正在这些ICU儿童身上重复这一研究。墨乐林博士说,联邦政府的财政激励措施中有针对减少医院感染率的激励措施。但他说,直到有更多的资金用于抗菌素的研究,我们不可能阻挡超级细菌。“这是不是一个真的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 阿芝楚问道。他回答说:”哦,这是一个定时炸弹,因为细菌产生抗药性的机制,比现在我们能找到新的抗菌素的机制更迅速有效。 “这是一个具有现实的意义的非常紧急的状况,我们需要尽快处理,否则我们又会回到了那个无抗菌素的时代。”“死亡率真的很严峻。” 阿芝楚说,“(在那个没有抗菌素的年代),这种灾难发生过。” 编译于CBS新闻

1926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