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功与人体健康

admin Posted in 2013.12, 医学广角
0

王飞,  Bunker Hill Community College 学生

人们对于气功的普遍认识一般是神秘或者仅仅听闻,极少能够真正接触真实的气功,更难通过体会而有认知。再加上大陆最近二十年的特殊情况,以及经济的发展造成人民大众对气功的逐渐淡忘,所以今天再宣扬气功极为困难。作者仅希望通过本文来谈谈自己在气功方面的一些心得,气功的实质以及如何通过一些基础气功练习,来达到调节人体,维持身体健康的功能。 More »

針灸, 中药和 抑鬱症

admin Posted in 2013.12, 医学广角
0

郑莉中医师

抑鬱症是一種影響身心的疾病因為它可以影響一個人的感覺,思維 和行為。抑郁症可以导致各种情绪和身体的问题,如悲伤,沮丧,性欲降低,失眠或睡眠过多,食欲改变,情绪激动或烦躁不安,思维缓慢,犹豫不决,注意力不集中,疲劳和無力。這個单一的疾病會有这么多症状。 More »

揭秘 红头发个体的黑色素瘤的风险

admin Posted in 2013.10, 医学广角
0

编译:张熙,PhD        审校:宋一青, MD, ScD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血管医学研究所

原作者:Rebecca Voelker; 出处:JAMA医学新闻 (2013年8月22日)

一项最新研究探索红头发个体黑色素瘤高发的相关机制。相同的基因变异使得红头发个体拥有火热的秀发与白皙的皮肤,而这些恰恰是导致癌症高发的原因。这也为红头发个体黑色素瘤敏感性提供了合理的解释。

2013年8月22日在Molecular Cell杂志在线发布了一项关于追踪分子机制的新研究,该研究将会为每年致使9500美国人死亡黑色素瘤的治疗开辟新的途径。哈佛贝斯以色列医疗中心与波士顿大学医学院的研究者检测黑皮质素1受体基因(MC1R)的变异性。该基因影响黑色素瘤的发生风险以及暴露在紫外线下皮肤变黑的程度。(MC1R)可以被紫外线辐射激活,同时紫外线也可以导致皮肤灼伤并损害皮肤外层。

在对人类与小鼠的皮肤细胞的试验中,研究者发现特定的基因变异MC1R-RHC可以导致红头发、对紫外线照射敏感的白皮肤以及容易晒黑。并且致使机体在皮肤暴露于紫外线时启动肿瘤抑制基因PTEN。除了PTEN,机体的另外一个称为PI3/AKT的通路受到激活使得细胞增殖。

另外,研究者发现发生MC1R-RHC变异的皮肤色素细胞中,PI3/AKT通路的激活能够使潜在的癌症引发基因BRAF产生变异并进一步发展成为肿瘤。BRAF的变异在超过70%以上的人类黑色素瘤中发现,并被认为是黑色素瘤发生的驱动力之一。研究者认为他们的发现对于麻省综合医院研究者最近发现的存在BRAF与MC1R基因变异的大鼠具有高的侵蚀性黑色素瘤的发生率的研究结果进行了补充。

贝斯以色列医疗中心的病理学家Wenyi Wei博士在一次讲话中提到“我们的研究结果为红头发个体与黑皮肤个体相比具有MC1R变异对于紫外线照射更容易引发皮肤损伤并导致10到100倍的黑色素瘤发生频率提供了一个可能的分子机制解释。”

 

Wei与他的同事认为抑制PI3/AKT通路的药物的靶向蛋白是癌症引起的BRAF表达的蛋白,该类药物可能会与维罗非尼共同使用治疗BRAF 与MC1R变异的黑色素瘤病人。

儿童虐待和暴力与儿童健康之间的相关性研究

admin Posted in 2013.10, 医学广角
0

编译:张熙,PhD        审校:宋一青, MD, ScD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血管医学研究所

原作者:Mike Mitka; 出处:JAMA医学新闻 (2013年5月3日)

 

研究者发现儿童期的暴力与虐待与青少年期的体弱多病之间存在相关性。经历暴力与虐待的儿童与青少年初期的体弱多病存在关联。该研究结果发表在美国医学会期刊儿科杂志(JAMA Pediatrics)并于2013年5月3日在线发表在儿科学术协会年度会议期刊上。

虽然前期的研究已经显示儿童期受虐的经历与会增加青少年时期的焦虑、物质滥用以及怀孕的发生率。发表在美国医学会期刊儿科杂志上的一项研究首次发现类似的相关性存在于需要就医的疾病与躯体健康问题例如:头痛、头晕以及胃部疾病。

该发现基于一项前瞻性的儿童虐待与忽视的问卷访谈研究的纵向数据分析,共933个儿童参与,并在其4、6、8、12以及14岁时进行访视。研究者关注8种类型的危害:儿童在出生后的第一个6年、第二个6年、最近的2年内以及整个人生内在家庭中遭受的心理虐待、身体虐待、性虐待、忽视、监护人的药物使用或者酗酒、监护人的抑郁综合征、监护人暴力以及犯罪行为。

在该研究中超过90%的青少年在14岁之前有过儿童不良事件的经历。研究者发现随着儿童不良事件发生的增加,同样的健康事件问题在儿童中的发生率也有增加:2次或者更多的不良事件就会与躯体健康问题存在关联。他们也发现最近两年内不良事件与健康状况不佳、躯体健康问题以及其他的健康问题存在强的相关性。

研究者指出最近的神经科学研究进展允许研究者能够对儿童不良事件可能引起健康负面效果的原因进行解释。另外一些研究者发现,暴力与其他的造成儿童压力的事件与许多的神经生物学以及行为学发现相关,例如:慢性激活下丘脑 – 垂体 – 肾上腺轴、不可恢复的心理压力反应以及炎症反应的增高相关联。

青少年中的性侵害日渐普遍

admin Posted in 2013.10, 医学广角
0

张眉,MD,PhD 编译
原作者:克里斯·凯泽
审校:罗伯特 · 嘉实墨,MD,医学院的助理临床教授,加州大学,旧金山

您知道吗?近十分之一年轻人在他/她一生中实施过性侵害。需要注意的是性侵害肇事者往往更频繁地接触性过色情和性暴力信息,比如电视、音乐、游戏、在线等。

研究人员发现近十分之一 14 – 21岁参加调查报告的人在其一生中犯过性侵害。9%实施过这样那样的性侵害行为,8%发生过强迫性接触(接吻、抚摸) , 3%说服别人屈服于他们的性需求, 3%是不成功的强奸未遂,2% 完成强奸,加州San Clemente创新公共卫生所公共卫生硕士和博士米歇· 亿芭利,和新罕布什尔州达勒姆大学公共卫生研究中心凯博丽 ·.米切尔博士的研究报告显示说。该报告10月7日发行在JAMA杂志上。

大多数情况下( 73%),侵害之前受害者是个浪漫伴侣,因此50%的肇事者说的性侵害受害者也应对事件负责。大部分肇事者还说,从来没有别人发现那些事情发生过,所以向司法系统报告的情形是少见的。 性侵害肇事者往往更频繁地接触性过色情材料,比如电视、音乐、游戏、在线资料等。例如, 33 %的那些人强奸未遂的人,看过色情和暴力材料,而在非肇事者中,只有4%的人看过 。

亿芭利和米切尔发现,大多数年轻的肇事者,曾经使用过强迫性行为,比如争吵、生气或让别人感到内疚来达到目的,这些手段比使用威胁或动武来得常见。

第一次犯下的性侵害最常见的年龄是16岁 (40%) ,在15岁以下(98%)男性比女性更可能首次发生性侵害。16岁和17岁男孩,有同样初次性侵害的高发生率(90%)。

然而, 18岁或19岁,男性和女性肇事发生率几乎相等。

“虽然对这项研究的结果,我感到非常难过,但我并不感到惊讶” 爱茉莉 · 罗斯曼,理学博士,波士顿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社区卫生服务部副教授说。

罗斯曼说: ”几十年来,我们已经知道,在青年时期的性侵害受害率高得无法让人接受,青年人对儿童性虐待的30 %至50 %应该有责任。她指出这项研究是“新颖和重要的”,并首次显示:全国性地和有代表性地对年轻人肇事比例进行了估计; 这种性虐待的大部分(73%)实际上是约会侵害; 不负责地强制性肇事的比例非常高(七分之一); 在青年中的犯下性侵害与接触色情材料之间有强烈关联。

罗斯曼指出,通过随机对照试验,已证明以学校为基础的预防课程,可以减少犯下约会性侵害的出现。

大卫 · 沃尔夫(MD,CAMH)和他的同事,在安大略省伦敦的预防科学中心进行了整群随机试验发现,通过一个28小时21堂课的课外的培训,讲解约会性侵害和健康约会的动态关系,就减少了约会侵害和增加了避孕套使用率。

罗斯曼还表示继续研究和探讨色情材料和性侵害之间的联系是很重要的。“我们需要确保青年能够获得全面的性教育,教他们媒介素养技能,这样当他们接触到色情媒体时,他们知道如何解释它,以及它会如何影响自己或其他同龄人。

大多数( 52%)的肇事发生在学校里, 12 %以上的校外活动的接触中。许多肇事者犯下不止一种类型的侵害行为 – 强迫接触,强迫性性行为,强奸未果,和完成强奸 – 12%报告两种不同的行为, 11%的报告了3种,报告所有四种类型的占9% 。

第一次犯下的年龄有不同类型的性侵害。最多15岁,口交是最常见的( 65%),其次( 46%)是阴道性交,和肛交(40%) 。在18或19岁的阴道性交是犯下最常见的( 96%),其次肛交(13%) 。研究人员并没有找到的种族/族裔或家庭收入的分布差异。

罗斯曼指出,这个研究的一个重要的研究限制和缺陷,是样本来自互联网问卷,故有可能发生偏差。另一个限制是,结果是基于自我报告,因此有可能比实际发生率低。(来源:当今医学新闻2013107日)

 

在为中国孩子做自闭症诊断时需要考虑的文化差异问题

admin Posted in 2013.08, 医学广角
0

李杰    心理学教授

美国残疾人教育法 [IDEA300.8(c)(1)(i)]  把自闭症(Autism)定义为:发育障碍显著影响语言和非语言沟通以及社会交往。一般在三岁前显现,并且对孩子的学习表现产生不利影响。经常与自闭症有关的其他特征是从事重复性的活动和呆板的动作,抵制环境的变化或日常活动的改变,以及对感官经验的不寻常反应。如果影响孩子的学习表现的主要原因是情绪问题,就不要归结为自闭症。

这个定义看起来简单明了, 但是在为中国孩子做自闭症诊断时,就牵涉到不少中美文化差异问题 (Li & Wang, in press)。值得注意的是,在用美国残疾人教育法定义诊断自闭症的实践中,被确认为属于自闭症的亚裔/太平洋区的儿童(0.13%;美国人口普查报告,2000年)与白人儿童(0.09%)相比,其比例是反常的高。四种可能的原因被用来解释这种亚裔/儿童被诊断为自闭症的高频率:语言,社交技巧,行为技巧,和文化差异(Dyches,Wilder,Sudweeks,Obiakor & Algozzine,2004)。针对这些问题,笔者根据相关研究文献,建议在做自闭症诊断时,参考以下措施:

一、           当评估中国孩子的沟通能力时,有几个因素应予以考虑:一)在家中使用的语言。二),在讲英语的学校或托儿所呆几年了。尤其是3岁以下的儿童,他们可能只接触到他们的家庭语言。三)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任何会对口头沟通能力产生负面影响的因素。任何以英语为基础的测验工具都可能无法正确地评估没有接触过英语的中国幼儿。

二、           当观察幼儿的社会交往时,最好有一个熟悉的家庭成员在场,因为孩子不熟悉学校的环境,可能会感到紧张, 影响发挥真正的社交技能。此外,移民的孩子可能已经在本国和在搬迁到美国的过程中经历了创伤性事件。他们可能会有焦虑和抑郁症状,这可能会妨碍他们在与家庭之外的人们的正常的社会交往(萨特勒2008)。

三、           在评估中国孩子的学校行为适应方面时,应考虑到:有关证据表明少数民族文化背景的学生与主流文化背景的学生相比,在适应美国学校文化习俗方面会遇到更多的困难(Dyches等 ,2004)。

四、           当采访中国孩子的父母时,应考虑他们的工作因素。由于每天很长的工作时间,有些家长可能没有太多的时间与孩子在一起。因此,他们可能无法对孩子的社会行为提供最准确的描述。

五、           由于不同的文化规范,在美国用于识别自闭症的问卷中的一些栏目可能并不适合中国孩子。例如,传统的亚裔家庭往往教育孩子们不直接看着大人的眼睛是一种表示尊重的方式(Klein & Chen,2000年),但是,谈话时不看对方的眼睛 (eye contact)却是自闭症的特征行为之一。

六、           当使用现有的适应行为量表(adaptive behavior scales)评估中国孩子时,我们应该始终记着适应行为是从某个文化的角度定义的。翻译成中文的适应行为量表不能确保每个条目都对中国人适用。     例如,Li, Lee, Waldron and Wang (2005) 对一个广泛使用的适应行为量表对中国人和越南人的文化适用性进行了审查。他们发现,虽然新版量表内容在多元文化适用方面有了显著改善,但是在433个条目中仍然有15个条目对中国和越南移民不太适用。

从更广的角度来看,由于智力测验存在多方面的问题,准确的适应行为评估对自闭症的诊断尤其重要。至于什么是与年龄适当的行为,则应考虑在不同的族群中孩子的养育方式。首先,集体主义的文化价值和父母与孩子之间的相互依存 (Rutledge, 1992)可能会影响孩子在美国的适应行为量表中独立生活能力方面的得分。其次,年龄小的中国和越南的孩子一般都得到较多的庇护(Liu & Li,1998)。与欧美文化群体的同龄人相比,他们在日常生活方面不太独立。因此,他们很容易得较低的分。这一点在做诊断时应当考虑进去。但是,上述的文化特性可能会随着其它因素,如美国化的程度,而发生变化。

总之,在为中国孩子做自闭症诊断时,要注意到中美文化差异问题,以便做出公平而准确的诊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简介: 李杰,美国东北大学健康科学院咨询与应用教育心理学系学校心理学专业训练主任、副教授, 博士导师。

References

Dyches, T.T., Wilder, L.K., Sudweeks, R.R., Obiakor, F.E., & Algozzine, B. (2004). Multicultural issues in autism. Journal of Autism and Developmental Disorders, 34(2), 211-222.

Klein, M. D., & Chen, D. (2000). Working with children from culturally diverse backgrounds. 109-110. Cengage Learning.

Li, C., & Wang, Z. (in press). School-based assessment with Asian children & adolescents. In L. Benuto, N. Thaler  &  B. Leany (Eds.) Guide to Psychological Assessment with Asian Americans. Springer.

Li, C., Lee, V., Waldron, S., & Wang, X.A. (2005, August). Using Vineland-II with culturally diverse populations. Research paper presented at annual National Convention of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Washington, D.C.

Liu, T., & Li, C. (1998). Psychoeducational interventions with Southeast Asian students: An ecological approach. Special Services in the Schools, 13(1/2), 129-148.

Rutledge, P. (1992). The Vietnamese Experience in America. Bloomington: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Sattler J.M. (2008). Assessment of Children: Cognitive Foundation. Chapter 5, 140-141. Jerome M. Sattler, Publisher Inc.

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2004). Individuals with Disabilities Education Act (IDEA). Retrieved from Office of Special Education Programs’ (OSEP’s) IDEA website. http://idea.ed.gov.

自闭症和道德发展 — 桑迪胡克(Sandy Hook) 小学枪击案的反思

admin Posted in 2013.08, 医学广角
0
罪犯和其作案现场

罪犯和其作案现场

Michelle Hartley-McAndrew, MD, FAAP

Donald Crawford, PhD

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布法罗妇女儿童医院自闭症中心

何盈盈 博士 [编译]

 

发生在康州桑迪胡克小学的可怕枪击案,给人们带来无尽的悲伤的同时,引发了大量的疑问。人们在目睹了2012年12月14号发生在康涅狄格州牛顿一系列事件后,几乎都被吓坏了。亚当•兰扎先是在家中枪杀了自己的母亲,接着到学校射杀了20个孩子和6个成年的教员;最后枪击自己头部,饮弹身亡1。人们所认得的亚当•兰扎,相当聪明但是不善社交;大家认为他或许患了“亚斯伯格症候群”的人格障碍症,然而,并没有正式的诊断结果。有传闻说,兰扎曾经接受过心理治疗。但没有找到他接受过治疗的任何正式文件,也没有找到他服用过类似药物的纪录。

那些被确诊患有自闭症的年轻人的父母,对兰扎可能患有亚斯伯格症候的事实而疑虑重重。而每88个被确诊儿童中,就有一对父母被自闭症可能会导致患者作出十恶不赦的罪行的思虑而折磨得痛苦不堪。他们的小孩也可能会犯下如此罪行吗?在自闭症儿童的身上是否会有一些社会行为的暗示和特征?简单来说,并没有这样的暗示和特征。然而,医学协会必须警醒的是,对自闭症不应只有一个简单诊断;而医生的责任也不是诊断出自闭诊谱就算完事。

典型的自闭症儿童被描述为具有社交障碍和缺乏同情心。仔细研究的话,会发现自闭症儿童对周围的情感暗示毫无反应。而另一些情况表明,其同情心未得到正确建立。这种社交病态的精神失调属于人格障碍,表现为 缺乏自责和内疚, 麻木不仁,缺乏同情心,不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道德”这个词来源于拉丁语 moralis,是指具有或者相关对和错的行为的标准。在道德的层面上行动,不仅要知道对和错的不同,而且要服从对的行为标准。已有理论研究表明道德发展是如何建立的。霍伯格描述了道德发展的典型阶段, 通过基本不变的6个步骤的依次实现而逐渐形成。前两个阶段叫前习惯期。最初,个体服从于权威以避免惩罚。然后是自我利益驱动的行为,比如“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或者“如果你抓我的背我就抓你的”。阶段3,4称为习惯区(服从规则)。道德与否由这些行为有多符合社会的观点和预期来判断。一个人的行为在影响社会关系和维持社会角色上变得至关重要。阶段4中有一个超越了个人的认同而升华到认同法律和习俗的转变,这对于社会性功能发挥相当重要。最后两个阶段称为后习惯区(维持规则)。这个是主要由较高等的生活,自由和公正驱动的个人行为的阶段。既能够有意识的认知到一些法律可能不公正,又能够认识到法律在更正确和普遍的原则指引下可以被修正。

为了弄清道德发展的理论,社会领域理论更进一步的解释了早期的道德行为和建立模式。这个理论建立在儿童需要互相作用和社交来发展道德模式的基础上。幼儿需要同他们的同辈,父母,老师和 兄弟姐妹的社交经历来形成他们关于道德的社会知识。当他们遭遇冲突,并解决冲突时,通常需要成年人鼓励他们转换到他人立场,探讨个人权利。父母通常由于与自己的孩子的情感联系密切,及其和孩子的天然的历史根源,对他们的道德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典型的道德发展过程中,现代研究能够利用功能核磁共振(fMRI)技术对大脑活动进行定位。进一步研究引发道德行为的中性连接时,发现道德行为由集成和互连的多个脑区产生。而早期前额叶受损的实验表明,一些脑区对道德行为发生是非常必要的。菲尼斯·盖奇是神经科学家的最著名的病人之一。他是一个美国铁路施工工长,在一场事故中幸存下来。在这场事故中,一根巨大铁柱滚下来砸伤了菲尼斯的前额叶。科学家们一开始以为受伤的是他的左前额叶,后来发现他的左右前额叶皮层均受到了损伤。结果菲尼斯的智力,记忆和运动技能没有损伤,但他对社会习俗的遵从却消失了。菲尼斯不再富有责任感,判断力极差,不敬世俗。此后前额叶损伤的病人都被发现有情感缺陷,在面临复杂决定的时候,产生自主性反应障碍。正如格林所说,这使得要从生活中感受自闭症患者的思维方式非常困难,背离正常人的决定使得他们比大多数人显得更情感化和无逻辑。腹正中前额皮质的损伤将导致道德推演和行为的障碍,而背外侧前额叶皮层,通常典型的右半球的损伤,则将导致道德行为的改变。 前颞叶,边缘和旁边缘结构对道德行为也非常重要。

特殊的大脑区包括眼窝前额皮质,前扣带皮层,梭状回,颞沟,杏仁核,额下回,后顶叶皮层则可能影响自闭症儿童的社会化。自闭症患者意识理论任务激活的与正常人不同:额皮质组件激活减少,杏仁核减小,颞上回活动增加。自闭症已经和心理理论任务相联系,而对后者是理解包含信仰、思维和欲望等的精神状态的能力。比如说,患有自闭症的儿童看到天上的一只鸟或者彩虹,会认为因为他们自己看到,所以周围的人也应该能看到这些。因为他们不会感觉特别悲伤,就难以理解为什么其他人会感受悲伤。这些特别脑区对自闭症患者的影响特别大,同时也对其社会化有重要的影响。尽管同情心则对道德评估的发展非常重要,但很多自闭症患者也显示出关心,感情,责任感和道德心。

在布莱尔的一项研究中,比较了自闭症儿童和正常儿童判断道德和“习惯”犯错的能力3。当讨论道德和习惯性犯错时,道德犯错被定义为侵犯了他人的权力和福利,比如伤害了其他人;而习惯性犯错则被定义为违反社会秩序,比如穿着睡衣去学校。孩子们一开始就被告知心理理论任务和错误信念任务。莎莉安妮任务中,莎莉放置了一个物品然后走开;然后安妮把这个物品移到另一个隐藏的地方。随后的问题是,莎莉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这个物品呢?有自闭症的小孩会认为莎莉会在安妮放置物品的地方找到,在此情况下他们非常难与理解莎莉的视角,因为莎莉根本不在场所以无法看到物品被移动。一旦他们意识理论的层次被确定后,就分别告知这些被测试者四个关于道德的故事:一个孩子撞了另一个孩子;一个孩子拉了另一个孩子的头发,被伤害的孩子大哭;一个孩子砸碎了钢琴;一个孩子打破了游乐场的秋千。四个习惯的故事:一个男孩子穿着一条裙子;两个小孩子在课堂上说话;一个小孩未经允许走出教室;一个小孩不听课而背对老师。结果表明,尽管自闭症儿童在意识理论任务上表现很差,他们仍然能够区分道德和习惯错误,而且对给他人带来悲痛极其敏感。受试对象被告知一定故事,在这些故事中当规则或因道德或因习惯错误被破坏。他们会被问及这是否是一个能够允许的犯错且有多严重。然后再告知受试对象相同的故事,但之前老师会告诉他们在犯这些错误的时候“没关系”。比如在道德故事中,一个孩子打了另一个孩子。每个组都被问及是否故事中的角色的行为没关系,然后说这是一个错误行为,接着又说如果老师告知这个小孩可以打另一个小孩,那就没关系。习惯性犯错的故事中,一个男孩穿了裙子。相同的三个问题是,受试者会被问及,是否这种错误行为“没关系”,如果老师告诉这个小男孩可以穿裙子的话。患有自闭症的儿童和轻微学习障碍的和正常的对照组儿童相比,同样能够区分道德和习惯中的不同。结果表明自闭症儿童不仅能够区分判断道德和习惯犯错的区别,他们的心理理论任务的能力水平也能够毫无压力的让他们分清这种差别。这表明,在霍伯格的道德发展理论中,自闭症儿童处于3-4阶段,因为在击打其他孩子的故事中,老师即使说这种行为没关系,他们仍能够知道这种行为是错的。那些错误信念和心理理论任务能力被严重损害的儿童仍能够清楚地认识到这种差异。

布莱尔的另一项独立研究中,通过给自闭症儿童看各种悲伤的表情,检测由此带来的皮肤电导反应,来研究自闭症儿童在面对这些表情的自主和心理生理反应。每一个受试者都观看了一系列的幻灯片,包括遇险信号,威胁图片和中性的物体。结果发现,自闭症儿童和正常儿童及轻度学习障碍的儿童一样,能够对遇险信号产生比对中性的刺激更大的皮肤电导反应,这说明自闭症儿童对他人悲伤是有反应的。但两组儿童对于遇险信号的表现并无组间差异。尽管很难确切地说,这就代表了自闭症儿童的真实感觉,但确实有一些受试对象,在看到遇险信号时捂住了眼睛,表明他们不喜欢也不愿意看到这些图片。这进一步确认了自闭症儿童能对他人苦难产生相同的情感经历。虽然,他们不能够认知到这一点,或者用语言向他人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与此相反,社会病态或精神病的患者能够清楚认知这一点,也可用语言向他人表达自己内心感受,但却对他人遭难缺乏自主和心理生理反应。

2005年,格兰特等人的一项研究比较了自闭症谱失调的儿童,中度学习障碍儿童和正常儿童在许多场景中的推定罪责的能力。这些场景中包括了很多无意或者故意的对人或财务的损害14。这些孩子听了成对的朗读出来的故事,同时能够看到故事中的关键配图。在有些配对的故事中,主角的行为动机有所不同,但可能造成相同的后果。在另一些配对的故事中,主角的行为动机可能相同,但造成的结果却大不一样。在第三套配对的故事中,则提问他们这些故事中的哪一个主角更为顽皮和为什么。这是研究是否自闭症儿童能够认知动机从而判断过失,用于测试他们是否能够理解动机并能够根据结果的积极性和消极性而转变判断。研究的结果是大家完全没有预料到的:自闭症儿童和具有中度学习障碍的儿童及正常儿童一样,用动机作为过失判断的标准;在行为的后果是比较消极的时候也是一样。比如说,当意外伤害或者财物损坏时,自闭症儿童和其他两组儿童一样,能够判断出对人的伤害要比财物的损害的罪责更严重。因为他们知道动机,而不仅仅是结果。自闭症儿童表现出来的更为高等的道德推演的能力是大约处于霍伯格的3-4级的水平。

而进一步的试验则用来测试这些自主性反应是否类似于“膝反射”一样,仅仅是因为看到这些受难的人群就自然发生而不是因为正确的理解了道德的含义。莱斯利解释了“膝反射”反应意味着对灾难的自主性反应而缺乏道德的推演。在这项研究中,受试对象被置于“小孩哭泣”的场景中,其中主角想要改变,但被其他人阻止了。没有实现愿望时的痛苦就转化成了哭泣。与正常儿童相比,自闭症儿童对哭泣的小孩故事能够完全正确的反应,表明他们能够区分出小孩哭泣中的悲痛和被伤害的人的悲痛是不同的。这说明自闭症儿童对道德犯错中的遇险信号的反应并非仅是类似“膝反射”,而是包含着道德推演。值得注意的是,自闭症儿童在心理理论或错误信念任务方面仍如预期的一样表现不佳。与他们理解心理理论的能力会受到影响不同,但他们的道德推演和判断能力几乎不会。看起来,这两个方面是不依赖于彼此独立起作用的。

而最新的一项由莫兰等人在MIT/哈佛所做的研究则对比了患有自闭症的成年人和普通人成年人道德评价故意与意外伤害的能力。他们认为道德评价是一项复杂的依赖于意识理论的社会认知任务。与儿童不同,自闭症成年人能够给予简单的错误信念任务从而准确进行意识理论的评价。结果发现自闭症成年人和普通人成年人具有相同的理解他人的简单的错误信念任务的能力。然而,当评估意图与结果的场景时,却发现在意图为消极(故意伤害)或者中性(企图伤害),而结果是中性的(无伤害)或者消极的(故意伤害)时,自闭症成年人相比正常的成年人更不愿为无意识中造成意外伤害的人脱罪。这项研究从而得出结论,自闭症患者有道德评估的障碍。该作者并未提到格兰特以前的研究结果,也没有提供实际的场景(个人伤害和财产损害)。他们没有讨论跟普通成年人比起来,自闭症患者的其他指标有无组间差异。也就是说,当意图和结果都是中性的时候,道德的容忍度非常高;相反,当意图和结果都是消极的时候,道德的容忍度就非常低。特别有意思的是,当意图消极而结果中性的时候,道德容忍度在两个组件都非常低。这表明了自闭症患者不仅是基于结果给出较低的道德容忍度,同时也充分考虑了意图。这就需要其具有较高级的道德推演能力。这个研究表明了自闭症患者们,知晓和理解虽然有意伤害可能不会造成即时的后果,但视为道德所不容许。

要记住的关键点是,尽管自闭症儿童在对意识理论经验或解释,或者概念化另一个人的角度有一定的困难,他们仍能够体验他人的痛苦,而且能够作出对和错的判断。研究中各种证据表明他们有能力理解道德观念,并具有良知。但不能忽视的是,自闭症患者也可能会并发精神失调,这种情况就和普通人会患有精神病一样。准确可靠的诊断并发性精神障碍以使患者得的正确治疗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不熟悉自闭症的临床医生,可能会认为很多行为是自闭症自有的一些特征。然而,实际情况可能并非这样。一方面,了解自闭症的一些特征很重要,能够有助人们最终理解自闭症的行为,同时也需要知道什么行为有可能和其他的精神健康失调相关。并发性精神疾病通常在临床上被识别出来的几率很低,同时对正确诊断也是一种挑战,因为对自闭症患者很难描述他们的精神状态和经验。对自闭症儿童的研究表明,并发精神疾病几率在特定的恐惧症、强迫症中高达72%,而以多动症(ADHD)患者中最为普遍。但仅有7%的自闭症儿童符合对立违抗性障碍(DSM-IV)的标准“很多自闭症儿童并不理解恶意的概念;恶毒和意向性包括故意打扰别人,因为某人的行为和错误而责怪他人”。但在此研究中没有一个小孩符合精神分裂症或恐慌症的标准。这个结果和其他研究结果是一致的。这表明在自闭症儿童中,这些精神失调的发病率是很低的。尽管还是会有。正如所提到的,尽管自闭症患者在意识理论任务中有困难,他们仍处于一个复杂和高级的道德发展阶段。而在探索道德发展脉络时,亚当兰扎和其他进行犯罪的人一样,显示出很低的道德发展,他的行动甚至处在连前习惯区(对于权威的畏惧)都没有被修饰过的霍伯格的第一阶段。作为一个临床医生,有责任去真正的理解自闭症,并准确地提高人们的认知。这比仅仅给出一个自闭症的诊断报告更为重要。需要注意的是,不仅仅指出自闭症的特征只有缺乏同情心这点,而不调查是否表现其他更多的异常的行为方式。


英文原文发表在上月北美医学与科学自闭症专刊 http://najms.net/v06i03p163a/ N A J Med Sci. 2013;6(3):163-166. DOI: 10.7156/najms.2013.0603163.

安吉丽娜•朱莉的医疗选择和乳腺癌防治

admin Posted in 2013.06, 医学广角
0

赵京雁博士

 

    近期好莱坞性感女神安吉丽娜·朱莉在纽约时报上宣布,她接受了预防性的双侧乳房切除术, 这一消息一时引发了广泛的关注。

    朱莉在题为《我的医疗选择》(My Medical Choice)短短的一文中,解释了她之所以择了了预防性的乳房切除手术是因为自己携带着一种使女性乳腺癌和卵巢癌风险增高的的BRCA1基因突变。 根据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信息,BRCA1BRCA2基因在体内起到保持DNA稳定以确保细胞不会生长失控的作用。但这些基因的某些特定的突变会显著提高癌症的风险。 More »

意识状态的测定

admin Posted in 2013.04, 医学广角
0

作者:Dan Cossins

 编译:武尉杰,谭睿教授,西南交通大学

研究人员正在确定独特的大脑活动模式,可以用来监测麻醉状态下的病人和评估“植物人”患者的意识状态。

全身麻醉在手术中已经从可怕的折磨转变成了一种病人感觉不到疼痛的过程。然而,尽管麻醉被广泛使用,然而人们对麻醉是如何使意识丧失的所知甚少,这一盲点因病人偶尔会在手术中醒来的事实被更加关注了。但在过去的5年中,研究人员在探究意识丧失和恢复时大脑发生了什么方面已经取得了显著进展。 More »

灾难后的失眠问题

admin Posted in 2013.04, 医学广角
0

袁建平

爆炸案这个星期,所有的波士顿人再也不能安然入睡。由于神经受到极大刺激,星期一爆炸现场残忍的画面在脑海中反复闪现,许多人出现了睡眠障碍。当地的医生如是说,自从波士顿马拉松赛上发生恐怖袭击以来,睡眠困难已成了普遍性的健康问题。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