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用阿片类药物,论FDA 的功过

admin Post in 2014.02, 医疗体系
0

 张眉  博士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A)不听自己的专家顾问建议,执意批准一种高剂量的新型止痛药,即若海座缓释片(Zohydro ER),虽然可能提供一种更有镇痛效能的药物,但为毒品类的滥用又制造一个高风险因子。

若海座缓释片是首次出现的纯二氢可待因酮(氢可酮)鸦片类药物,它比传统氢可酮类(如微柯定(Vicodin),乃是氢可酮与非处方止痛药如对乙酰氨基酚(即泰诺)或布洛芬的复合剂型)剂量大5到10倍以上。

一,滥用的潜在可能性

虽然若海座缓释片乃是 12小时以上缓释剂,吸毒者能够碾碎药片、或咀嚼、或加进酒精中冲服来立即发挥其全部药效。如果FDA要求在配方中使用一种新型的滥用保护技术,则可以减少这种滥用的可能,但FDA这次并没有如此要求。

FDA工作人员在2012年11月备忘录中警告说,若海座缓释片这种药物比传统产品氢可酮会更容易滥用。该备忘录比较了若海座缓释片和羟考酮(oxycodone)缓释剂滥用实例得出这个结论。

最有名的羟考酮的产品,奥施康定(OxyContin),乃多年来在美国被滥用的最常见的毒麻类镇痛剂之一。在2010年,奥施康定的制造公司普渡制药对其配方进行改进,新配方已经不易被滥用,但是若海座缓释片却没有这种保护措施。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美国FDA发言人摩根· 李欣石基表示,FDA现在尚不能要求对所有毒麻类镇痛剂都强制采用滥用保护剂型。

“相反, FDA决定将继续采取‘步步为营’的方法来逐渐实施对阿片类药物产品的滥用威慑性(或缺乏)进行监管。 ” 摩根· 李欣石基说。

若海座缓释片制药商若金利斯(Zogenix) 的总部设在圣地亚哥。若金利斯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说它正在‘尽可能快地’开发出该药物的滥用保护剂型。但该公司一位官员在去年十二月的FDA顾问委员会听证会中提到,这种药物的滥用保护配方只是在早期开发阶段,要“好几年”的研发才可能成功上市。

李欣石基得出的结论是,若海座缓释片的治疗功用压倒其滥用风险。另外药物标签上会标明滥用警告,该标签将敦促医生监测患者的成瘾或滥用可能。

“医生现在又多了一种缓释型阿片类药物,有时的确是很重要的。”她说。 “首先,不同的病人对不同阿片类药物可有不同的反应。其次,多种阿片类药物的交替使用的好处可以减轻患者对某一种阿片类药物产生耐受性。 ”

人们抱怨,美国FDA近年来对阿片类制品大开绿灯,助长了阿片类药物的滥用。美国人消耗世界上99 %的氢可酮。

2010年,微柯定(Vicodin)在美国大行其道,总共有1.31亿张微柯定处方。就在同一年, 16,000以上的人因吗啡类止痛药使用过量而去世,而1999年才 4,000人 。

微柯定的剂型是一种5 、 7.5、或10毫克氢可酮和300毫克对乙酰氨基酚的复合制剂。若海座缓释片包括六种剂量: 10 , 15 , 20 , 30 , 40和50毫克,但不加对乙酰氨基酚,因为对乙酰氨基酚的高剂量会导致肝损害。

“如果FDA真的对于保护民众感兴趣,他们会说,“我们国家有太多的人死于阿片类药物,还是不要批准若海座缓释片 吧” 戴维·驹林阁博士、多伦多大学药理毒理主任说。 “去了对乙酰氨基酚,再加上若海座缓释片的可粉碎性,它在制造一场灾难。 ”

二, FDA搞“U-Turn”?

经过多年的反面教训,最近美国FDA终于开始加强对氢可酮产品的限制。明年,氢可酮产品将有如羟考酮产品(如奥施康定)相同的限制附表了。

不过令人讶异的是,这个措施开始后不过一天,该机构改变了路线,批准若海座缓释片 ,尽管其顾问小组投票11对2反对批准该药。

这个“若海座决定”“有些令人担忧”,美国众议员哈罗德“哈尔”罗杰斯说,肯塔基州已经出现严重的阿片类药物滥用,而且已经发生许多年了。

“我希望FDA进行上市后严格的研究和分析,以确保这种药物不会掀起另一个新的毒瘾浪潮, ”他说。

罗杰斯是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并共同主持了国家处方药物滥用峰会(National Rx Drug Abuse Summit)。

“我很惊讶, ”宾夕法尼亚大学急诊医学副教授和FDA顾问小组成员锦玛丽·佩罗医师说,她并没有投若海座缓释片的赞同票。

佩罗说,她担心的是该药的安全性和缺乏滥用的保护措施。在顾问小组会议上,她还质疑​​其有效性。

对若海座缓释片的审批表明,FDA正在努力助该制药商一臂之力,帮助该公司证明这个阿片类药物是安全的和有效的,能治疗长期非癌性疼痛。纽约急诊医学专家、曾担任FDA阿片类药物问题顾问委员会成员的刘易斯·纳尔逊博士表示如是认为。

“我看不出有任何理由应该帮助制药公司推广使用本品, ” 纽约大学医学院医疗毒物学家尼尔森也如是说。

三,更丰富的资料

对若海座缓释片主体研究,只花用了12周的时间。专家们说,这就导致了缺乏严谨的研究结果来显示药物可以达到几个月或几年的效用和益处。

哨兵日报和医页日报本月的一份调查报告指出, FDA官员和毒麻镇痛药制药公司的高管,多年来,共同举办由制药公司资助的昂贵的私人酒店年会。这个故事是基于该报收集的电子邮件中相关公共记录。

这些会议一个话题就是研究所谓的“富集法“,即允许制药公司淘汰对药物疗效反应不佳或对药物有抵抗的病人,在临床试验(clinical trial)开始前进行人员初选。

若海座临床试验的方法就采用了“富集​​法”。

专家说,这种方法使得药物将被更有可能被证明有效,更有可能获得FDA的批准,同时使得公司进行的药物试验更为便宜而使费用降低。

然而,批评家认为这种方法形同作弊,因为药物测试结果可能不会反映药物推向市场后出现在大量使用者中的真正效果。

事实上,去年十二月,FDA顾问小组投票反对批准若海座缓释片,有几个成员表示担心当该药物从临床试验进入到日常药品的真实世界中,它的效果不能推而广之。听证会的抄本中记载了这段批评。

杜克大学医学博士、医学教授、该小组成员朱迪思·克莱默在会上表示,对于慢性疼痛的长期治疗,我们应该问问,我们是在帮助病人克服疼痛呢还是在帮助他们成瘾。

 

美国FDA发言人李欣石基 ,称富集法遵循个体化医疗概念(personalized medicine),该法试图找到对药物反应最有效的患者群体。

“富集法不会对一个不安全或无效的药物实施拯救,但它会帮助找到一个安全或有效的药物, ”她说。

不过根据会议记录,顾问小组成员对此有不同的看法。

“我碰巧生活在现实世界中,我认为(若海座缓释片 )研究人群与现实世界的人群有很大的不同, ”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医学院麻醉学教授艾伦·凯耶博士说。 “正因为如此,我觉得这将肯定会导致相当高的发病率和死亡率的。 ”

摘译自2013年10月29日MedPage日报

 

1901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