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的埃博拉危机解析和应对

admin Post in 2014.08, 本期特讯
0

王晓春  博士

流行病是人类健康和生命的大敌。历史上多次流行病的传播爆发曾夺去了无数生命。如1340年肆虐欧洲的黑死病造成7500万人的死亡。天花数个世纪长期威胁人类,据统计造成的死亡累计达数亿之多,中国多位皇帝就是死于天花。天花还在西方殖民扩张中起到枪炮起不到的作用,造成当地印第安人80-90%的死亡。随着人类发展和流动性的提高,一方面医疗水平的提高加强了人类的抗病能力和消毒隔绝力量和自主性,但广泛传播又增加了病害的传播范围。任何病毒如不加防范可在数小时内传到地球另一角落,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而人类的医疗水平及认知和反应能力又常常滞后。以一战后的大瘟疫为例(有时称西班牙瘟疫,其实不确)就是乘着各国参战部队的运输船而踏足全球,无远弗及,甚至到达太平洋深处的海岛。虽然此次大流行中人们投入重金并成功研制出药品,显示出人类已有还手之力,但有研究者认为这些药品其实未起关键作用,最终像以往一样,还是靠个体自身的抗体力挽狂澜,由此人类再次经历了一次”适者生存“的残酷筛选。所以究竟人类文明发展是助长了还是抑制了流行病爆发依然是见一个见仁见智的事情。二战后人类科技包括应急管控能力的进步逐渐占据上风,不仅通过疫苗接种的普及化消灭了许多传统杀手(如天花麻疹黑死病等),对新的袭击也在失败中走向成熟。如2002年的SARS(非典)的等的应对就可圈可点,而2009年的H1N1多国的过度反应又教导人们怎样正确评估风险和提高功效。

埃博拉出血热(EVD或EHF)由埃博拉病毒引起。”埃博拉“之名源于它是在刚果的埃博拉河里发现的。埃博拉通过直接接触感染者的体液传播,如汗液和血液。症状包括体热,喉疼,肌肉疼痛和头疼。呕吐,痢疾和随后产生皮疹,伴随肝肾功能退化,此时患者可以开始内外出血,病势转危,严重者可以致命。自六月初发现第一例以来,已在西非如利比里亚等蔓延且在多国多地区包括欧美等国(暂时没有中国)发现呈现蔓延之势。截至本日(9/1)埃博拉致死人数已超过1500人,包括百余名医护人员殉职。从目前看症状凶险,死亡率高达53%。国际卫生组织预计此次爆发将感染超过两万人,已敲响全球警报。

尤其让人绝望的是,现在还没有治疗良方和疫苗,依仗各国临时紧急研制应急药物。因而患病者被隔离后的救治并不乐观,医护人员多做发汗利尿等排毒处理及对症疗法,并谨慎使用研发的试验用药。由此患病个体的命运堪忧,但治愈依然可能,过度惊慌不正确且无益。为了自己及公益,病人应尽力配合治疗至少做到自我隔离。

这次应急行动国际卫生组织派出强力建设数十个大小不等的隔离站或隔离区,和医护人员,许多人身染重病,以身殉职。各个政府也作出感人行动,例如英国使用特制隔离床,派出专机接回一位患病工作人员,在唏嘘之余,不能不感叹以人为本的理念力道了得。中国政府也表现亮眼,承担了大国应有的责任。由军科院研发JK-05药物已通过临床测验随后迅速送往西非,先后派送三支专家队支援利比里亚等三国及五百万美元的药品,有八名一线医护人员感染所幸有望康复。

一方面在西部非洲当地努力遏制以图不让病魔钻出重围肆虐全球,但这绝非易事。重要障碍是由于这次在西部非洲发源,当地的物资缺乏和医疗教育水平和对流行病危害的知识极为缺乏。虽然极力建设几个隔离站,但当地民众不以为然,反屡屡犯规瞒报,甚至认为有关埃博拉的预防隔离措施是欺骗从而上街抗议宣称”没有埃博拉“不惜和警察冲突。最近演变为攻击隔离站,”解救”出20名因患病被隔离的亲友,同时驱走医护人员,抢劫隔离站,抢走被褥脸盆牙刷等粘菌物品据为己有。在知识与物资极为缺乏的非洲大陆,有谁能过份责备当地人的愚昧和贪婪呢。由于这一”国情“,当地政府在国际压力下也以行政权力介入。尼日利亚政府应对攻击隔离站行为派出警员赶到隔离中心开枪警告并沿街武装巡逻。塞拉利昂国家议会针对患病者普遍被亲友藏匿的现象通过公共卫生修正法案,定为犯罪行为可面临至少两年监禁。

重要的是医疗问题从来就不是孤立纯粹的学术问题。人类必须同步健康的发展进步才能充分发挥科学功效战胜病魔。

1496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