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奶粉 & 奶粉问题: 三聚氰胺事件的医学启示

Editor Post in 2008.10, 本期特讯
Comments Off on “问题“奶粉 & 奶粉问题: 三聚氰胺事件的医学启示

国人善讳,不仅为尊者讳,为长者讳,也愿为不肖者讳。八月底由三鹿牌毒奶粉事件引发了一场食品业的震荡,而如今人们却更愿意称这些奶粉为 “问题”奶粉。到目前为止已有四名婴儿致死,万多名儿童住院治疗,更多孩子和家长日夜排队等候在各大医院接受筛查诊疗。政府为所有医疗费用负责并大力惩治不法奸商和失职官员,同时对几十种奶粉检查、退货及封存,不用说政治经济极大,却又恨之太晚。尤其是,这一食品中毒事件不是一个孤立事件。它只是这几年一连串事件的一个。只是由于这次中毒(依然是投毒)事件受害主体又主要是儿童引起公愤,覆盖范围如次之广,与以往诸种因素酝酿发哮汇合成这次汹涌异常的风波,所涉范围早已超出了奶粉业,甚至食品业,而是整个行政体制的管理监督功能,企业领导和政府官员的道德素养,等等,受到广泛的质疑和责难。

“问题“奶粉事属人为的投毒事件,这一点毫无问题,然而它确实带来了有关我们的奶粉业,食品业,以致更大的范围的一系列困惑难解甚至不可思议的问题。

罪魁祸首-三聚氰胺?

三聚氰胺,英文名Melamine,化学式C3H6N6中文学名1,3,5-三嗪-2,4,6-三氨基  英文(IUPAC)为1,3,5-Triazine-2,4,6-Triamine   其他还有密胺、氰尿醯胺、三聚醯胺、为白色单斜晶体。常用于装饰面板、涂料等领域的工业用品。

微溶于水(3.1g/L,20°C)这点也许给投毒者带来一些挑战。如果摄入人体,不能为机体降解,大多被原样排泄出去。这可能是最好的结局。但坏的情况是,长期暴露可能造成膀胱癌等损伤,如摄入量高则一部分可以最终形成不溶的H氰尿酸三聚氰胺H,结晶成肾结石。结石多有外表尖利的晶体特点,遂给病人带来很大痛苦。如果广泛堵塞腎小管,可造成急性H腎衰竭H甚至致命。对于成年人暴露后可能经常喝水可缓解(由于微溶),而对于代谢及排泄功能尚不健全而饮水相对不足的婴儿就造成很大问题,这进一步使婴幼儿成为主要受害者。

可见三聚氰胺之对于人体无任何营养价值,反而作恶多端,然而此公在江湖上却有一个响亮的别名:蛋白精(或干脆称”奶精“)。为什么?,这些收购奶品的厂家只用凯氏定氮法测定总氮含量,并换算成蛋白质含量。而此公的氮含量高达 66% (蛋白质平均含氮16%)。相信这一别名使得投毒者更加理直气壮。既然糖精,味精,香精用得,为何奶精就用不得?然而这种氮和蛋白之氮(即人体期望获得的”营养“)毫无关联,

尽管“元凶”三聚氰胺早已被“揪出“,但毒品怎样变食品?

这次三聚氰胺事件的本身离奇但并不复杂。据说是由于一部分奶农或收购集中奶品的奶站(现被称为奶贩子)为了赚钱(谁不想呢?),不是设法增加奶品产量或扩大生产,而是更快捷地在奶中掺水(准确说是倒水)。然而他们知道精明过人的买方厂家,如三鹿等,是要检查奶品浓度的。于是他们同时添加三聚氰胺并搅拌。然而含氮之物与蛋白质岂能鱼目混珠?但他们一点不担心露马脚,因为奶厂正是仅检测氮含量并以此“推测”蛋白质含量的。于是作品完成,毒品变成食品,而厂家果然上当并在今年三月导致美国数千猫狗死亡(多为肾衰),三聚氰胺从而一举蜚声海外。然而厂家不知何种原因,选择继续上当下去,直到这次毒死婴儿轰动事件。

厂家知道自己“受骗上当”吗?厂家纷纷说不。按常理也是。奶站要向他们保证蛋白质,他们需要向消费者保证吗?(谁先测氮含量然后饮用呢?)。哪怕他们不在意卖给顾客稀释的奶,他们不会愿意无代价地出卖有毒产品(至少是“问题”产品)吧!然而如果他们的确不知,那末现在“真相大白”后,他们的第一反应应该是立即冲向这些害命者和骗子加以痛骂甚至施用暴力才对-毕竟他们是第一级“受害者”,有谁忍心去阻拦他们的冲动行为呢?然而没有看到他们有此冲动。相反,百般掩盖,压制,躲闪,顾左右而言他。16B6如果说奶农和奶贩子利欲熏心掺水掺毒可以理解的,而这种做法可以穿越整个社会生产和行政机器一道道防线成为现实,成为数千万家庭的噩梦,让无数小宝宝们结石住院,无端死伤就真正是不可理喻的事情了。

图片说明:CT显示一婴儿双肾结石(腾讯博克)

食品中毒事件毫不鲜见,中外皆然。国外一些著名奶粉厂也发生过如重金属或原油污染等导致严重中毒事件,起因有自然的也有人为的疏忽。然而三鹿事件却有着国人不可否认的双种悲哀。它起源于贪婪的欺骗(注水稀释),而中毒只是第一行为的副产品(为掩盖稀释而添加毒物)。哪怕所加不是三聚氰胺而是某种无害的东西(如糖,淀粉等),你也不能庆幸安全饮食,受骗之辱已无法洗刷了。

现已被刑拘的三鹿奶粉厂董事长田文华据说有一个保持了几十年的”好习惯“,”上班第一件事情就是看质检部提供的质量检测报告。一流的奶源,一流的检测设备,一流的生产工艺,一流的研发队伍,一流的管理,保证了一流的三鹿产品质量“(事发前的吹捧新闻)以及一流的毒品含量(2563mg/kg居各大公司之首)。

在这点上要考虑国外的做法了。第一,严格把关,不可姑息,向关系学和潜规则说不。美国联邦工作人员深入到每个食品公司长期合作并监控(至少两名),并向联邦部门直接负责。第二,严刑峻法。如果出现安全问题,法律机制强大可畏。政府只需旁观不需介入(尽管它可以);如果受害者以每位苦主上百万不等的规模起诉该公司,公司的损失惨重,而且没完没了,度日如年,从而有效吓营业者可能的违法意念。当然所有的制度都需要人的执行和监督。企业家的道德操守是至为重要的。温家宝最近在纽约说,企业家的血管里应流淌道德的血液。本人极为赞同但同时认为,道德血液无形无迹,说到底,需要从其行为结果判断他的血液成分,对其行为的奖罚也是不可或缺的。如果上述严格把关和严刑峻法两着持其一,本次悲剧就可大部避免。若两着并举,则国人食品问题便可药到病除,不日还人民一个干净卫生的食品世界。

既要化学扫盲,也要医学扫盲

这几年的食品中毒(准确地说是投毒)问题是如此严重而且离奇,一位网友讽刺说国人可以获得了一次化学扫盲(因为中毒多与化学物质有关)。化学扫盲当然要做,尤其应向那些黑心奸商和麻木官员做,以便他们向食品下手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然而许多围绕着育婴方面的医学健康盲区却也是触目惊心的。不妨通过这次不幸事件疏理一番。

母乳是最好的婴儿食品

快速发展的社会生活的使半边天们过多担负了另一半的沉重负担,却放下了本来的天然职责-为婴儿提供最好和安全的粮食。母乳有最完备的营养(至少是六个月之前),包括蛋白质,糖,脂肪和抗生素。有不少研究证明母乳喂养婴幼儿在体质及智力上都受益终生。反对母乳喂养的很少(但确实有),但愿意和能够坚持的却又不多,因为产乳并非轻而易举,它有一个不小的阻碍。

婴儿出生不会使乳腺自然产生分泌,它只能使身体和乳腺做好准备(例如乳腺膨胀),真正使之分泌并维持足够“产量”的,是持续和强烈的吸吮刺激。因为这样机体才能认可这是“真实”的需求(可惜人体许多部位不受大脑控制)。这就有一个困难,而在开始是不容易的。因为看到孩子哭喊是痛苦的,无奶被吸也是痛苦的。然而只有孩子真正饥饿才会努力吸吮,从而尽快催奶。此时很多妇女不堪眼看宝宝哭喊而开始喂养一部分奶粉“补充”,然而孩子吸力随之降低,母乳因而更少,随后只好补充更多奶粉。由此相互助长母乳喂养大多就逐渐终止了。于是母亲认定自己确是无奶体质了,由此也获得借口和安慰,好尽快恢复“正常”的生活。然而真正无奶体质的妇女是少而又少的。科学研究表明如坚持使用上述方法催奶,虽然开始数天艰难(可以喂婴儿白水)但随后便会成功,据研究甚至没有妊娠的妇女用此法都会泌乳(可见妊娠并非产乳所必需)。然而由于上述障碍而使相当多本可以亲体喂养的母亲中途放弃,殊为可惜。如果母亲充分了解了母乳喂养的重要性,那么绝大多数都会努力克服上述障碍并成功达成母乳喂养的良好境界。

许多妇女认为亲体喂养使母体无法复原(或复原不充分),因而是新时代妇女不该轻易付出的巨大牺牲,此说大谬。其实生育是女性的一个人生里程碑,是不可逆的成长过程。之后生理和身体上不可能完全恢复到生育前的状态。生育是一种奉献,而母乳喂养会使这一奉献过程更加专注浓郁,百年受益,且使母亲生理状态恢复得最为充分自然。包括减少乳癌概率,加快子宫回缩,促进激素水平回归。反之如匆忙终止这一有益过程,也许身体更快“苗条”,身心回复少女时代却谈何容易。

社会应该提供足够的支持帮助母亲专心致志地从事这一事业。如以毒奶事件为背景,如何防范类似事件,有谁否认这确是关乎百年的人生事业呢?有人说不对,你混淆了事件的性质。三聚氰胺之类事件是一定要阻止的,人们是迟早可以做到为婴幼儿提供安全放心的食品的。但我要说,婴幼儿的懦弱和易受伤害性超出我们的保守估计。许多对大人的微小伤害对儿童就是过不去的鸿沟。人为下毒固然可防,无心之误则难免发生。本期的“法律顾问”专栏就讨论一个婴儿服用止咳药而死的病例。究其原因是婴幼儿的代谢系统极弱,无法排出对成人不成问题的毒素而致死。了然于此这种情况不可能杜绝的。由此母乳也不是绝对安全的,但应该说是最安全的,这是一道可以信赖的屏障,保证婴幼儿有最大的可能性生存下来。在本文例子中,即使母体为三聚氰胺所侵袭,她依然能提供无污染的母奶。母亲的伟大无可阻止,无论有意还是无意。

中国的情况如何呢? 有人估算中国的母乳喂养率达到80%。但似乎远低于此。三鹿公司曾自夸产品是”两千万妈妈的选择”,但愿这是三鹿的自吹自擂,如若不幸是真的,这就很可深忧了.。三鹿并非妈妈的唯一选择,尚有销量不相上下的伊利,蒙牛,三元等(很多也同样含三聚氰胺!),那么配方奶粉成为一亿婴儿的食品是很可能的。而中国每年约出生1600万左右儿童,这样在食用 (或部分食用) 奶粉的婴儿比例就大得惊人了。在人们无情打击投毒奸商和失职官员,整顿食品工业的同时,社会和家庭也要更加重视和支持母体喂养,双管齐下,保证一代代健康成长的子子孙孙。

2152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