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香”到公共健康

admin Post in 2012.06, 医学论坛
0

刘京, PhD

           曾几何时,在中国市场上出现了一种叫做“一滴香”的调味品。去年,多家媒体报道“一滴香”在火锅店、麻辣烫、煲汤店广泛使用,市场上一些小店在诸如米线、火锅、麻辣烫中所标榜的“鸡汤”、“大骨汤”,往往是用这种食品添加剂调制而成的。去年,被多家评论视为有毒化工原料的“一滴香”,最终被卫生部“正名”。卫生部召开食品添加剂新闻通气会介绍,经质检总局、国家药监局等多部门调查认定,“一 滴香”、“火锅飘香剂”等产品属咸味食品香精,如按照标准使用对人体是无害的,“就像大家普遍用的鸡精。”  卫生部监督局局长苏志说, “一滴香”如果是按照标准生产,生产很规范,就没有安全问题,也不应该属于食品安全问题。质检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副司长王红介绍,“一滴香”的主要成分应该是食品原料、食品辅料和添加剂三种组成,这都是符合标准要求的。 “一滴香”事件后,质监部门对 256家企业进行了全面检查,“在产的256家企业生产的产品基本都是符合要求的。”但个别食品添加剂存在未标注“食品添加剂”字样以及含量、成分等问 题。在这里, “符合要求”是个不清晰的概念,是产品质量符合要求还是符合食品安全要求? 因为生产质量合格的产品不一定是安全的食品。

我们质疑,国家质检总局、国家药监局等多部门为何不公布:1,一滴香的化学成份, 从目前的媒介信息中, 我们不能获得权威的解释;这是发达国家不可接受的工作方式。 2,至今没有任何一个权威部门公布“一滴香” 质检的检测程序、技术手段和检测报告。记者王铁对卫生部相关部门进行了电话采访,提出将买到的“一滴香”产品送去检测,得到的答复是检测中心只负责检测该产品所含物质,笼统的有害物质检测没法做,也不可能把相关产品中所有物质都检测出来。他对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采访的结果是,几乎所有的部门都表示,只有提供产品的配方或者提供送检物质的具体名称,才能进行相关物质的检测。对此, 我们疑问,中烹协组织专家调查100家国内知名的大型品 牌连锁企业涉及火锅餐饮门店9000多家后做出100%合格的结论的根据何在?如果成份都说不清楚, 结论从何而来?3,按照标准使用的标准是否公布过,是否要求显示在商品标签上让使用者 知道。 在涉及大众关心的健康问题上, 政府部门应该给予他们更多的知情权。

事实上, 对于一滴香的安全性, 国内专家也有不同的解读。《中国质量报》曾报道称,食品专家基本可以断定“一滴香”是通过化工合成方法做出来的,而服用化工合成物质对人体危害很大,长期食用更会损伤肝脏,因此, 长期食用“一滴香”有损健康。全国工业品生产许可查询机构也已经表示,“一滴香”属化学工业制品,食用后对人体损害非常大,会损伤肝脏,还能致癌。北大医院食品营养专家表示,“一滴香”长期食用会有损人的肝脏和其他器官,对身体不利。浙江大学生物 系统工程与食品科学学院的应铁进教授表示:一滴香中使用的乙基麦芽酚 是一种常用的食品添加剂,但是主要用于工业饮料增香。根据中国 GB2760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乙基麦芽酚不能添加到新鲜菜肴中。一滴香也可能含有丙二醇。丙二醇 是一种工业原料,按规定同样不应当添加到菜肴中。因为不明确食用香料的具体成分,无法判断其是否安全。

很显然, 各一滴香生产厂家所表明的成份不同,有些是“热反应提取油”。  厨博牌米线专用一滴香上注明的主要成分是酶解肉膏、水解植物蛋白、氨基酸等。而铁进教授提到的乙基麦芽酚 (ethyl mantol)是属于糖类, 在美国有人把它作为甜味剂。显然,一滴香不仅仅是为了增加甜味, 因此 应该有其他成份存在。

有报道指出, 一滴香中的香精颜料主要为苯甲酸类, 包括苯甲酸和苯甲酸钠二类;苯甲酸又称为安息香酸,故苯甲酸钠又称安息香酸钠。按照规定,苯甲酸类在中国可以使用在面酱类、果酱类、酱菜类、罐头类和一些酒类等食品中,但不能使用在果冻类食品中。许多国家限制苯甲酸及其盐的使用范围,已用山梨酸钾取代。苯甲酸可以引起皮肤或感觉系统毒性, 加重过敏 和哮喘。在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曾敦促企业不要在产品中同时使用维生素C和苯甲酸,因为二者同时被加热时产生苯。 苯也是汽车尾气 排放物 之一, 剧毒, 可以导致癌症, 特别是白血病。而肉类和蔬菜类都可能含有维生素C, 与一滴香混合加热后是否有毒性呢?根据中国 GB2760-1996《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规定,在肉制品中,食品防腐剂苯甲酸和苯甲酸钠不得检出。问题是,如果一滴香 含有这两种化学成份是否符合该规定呢? 另外, 苯甲酸钠是防腐剂,有防止变质发酸、延长保质期的效果,用量过多会对人体肝脏产生危害,甚至致癌。在欧洲和澳大利亚,苯甲酸和苯甲酸钠是可以出现于肉制品中的,但并不推荐儿童消费。在加拿大,苯甲酸和苯甲酸钠可以用于带包装的鱼肉和肉制品中。在印度,苯甲酸钠被认为广泛存在于自然界中,接近天然添加剂,可以在肉制品中作为食品防腐剂使用。但日本已经停止生产苯甲酸和苯甲酸钠,并不允许在肉制品中使用而且在进口食品也有些限制(凌关庭,2003)。根据美国 FAO 规定,苯甲酸和苯甲酸钠可以用于速冻鱼条、鱼块、鱼馅制品,但并没有把肉制品列入使用范围。此外,在以上所列允许使用苯甲酸和苯甲酸钠的国家中,这两种添加剂也不作为肉制品推荐使用的防腐剂。综上所述, 政府有关部门在对有争议 的食品 结论前, 应该做更多调查,谨慎结论。

一滴香的争论尚未尘埃落定, 毒胶囊事件更触目惊心。2012年4月15日,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曝光河北一些企业,用生石灰处理皮革废料,熬制成工业明胶制成药用胶囊大量流入药品企业或食品工业。由于皮革在工业加工时使用含铬的鞣制剂,因此这样制成的胶囊往往重金属铬超标。事出后, 一位卫生部全国合理用药检测专家解释每日服用6粒胶囊是安全的, 因为人体每日需要一定量的铬摄入。事实是, 人体需要的是三价铬, 而制革工业废料产生的是有毒的六价铬, 何况废料里是否含有其它毒素不得而之。 尽管卫生部随后要求毒胶囊企业所有胶囊药停用,但仍然遭到民众质疑 政府的监管能力和责任。同样的,谁来负责震惊国际的地沟油事件, 上千吨有毒的地沟油竟然流入民众的饭桌上许多年!

2008年,三鹿集团生产的婴幼儿奶粉被发现使得大量婴儿患有肾结石,先后超过2万名 病儿因此住院,致病原因 是奶粉中混入超量化工原料三聚氰胺。 虽然政府采取了很多补救 措施, 但不可思议的是直至2011 (或2012) 年, 政府才发出文件要求三聚氰胺原料生产厂家要实名登记购买三聚氰胺的单位和个人。 这一明显的疏忽和拖延, 应该对2008 年三鹿事件被揭发、处理后,有一些厂家继续生产三聚氰胺奶粉负责。三鹿事件造就了进口奶粉全面主导中国奶粉市场。

2004年,台湾公司投资108亿,国务院批准立项,2005年7月国家环保总局审查通过了厦门化工PX(para-xylene)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报告》,国家发改委将其纳入“十一五” PX产业规划7个大型PX项目中,并于2006年7月核准通过项目申请报告。但该项目遭到了当地百名政协委员和民众的强烈抵制, 最后迁址漳州。 当时厦门市政府官方的解释是该项目经由专家评审,PX项目的终产品毒性不大,仅是直接接触会对人眼和上呼吸道有刺激,没有致癌性。报告并称:从理论上讲,PX项目基本可以做到不排放“三苯”(苯、甲苯、二甲苯)污染物,对环境影响不大不会引起癌症。但奇怪的是, 以属于机密为由,环境评估报告一直没有对外公布。如果没有可以确实的可以公布的严密技术措施, 安全保证真会成为纸上“理论”保证。作者上网搜索的结果是,不仅是PX, 而且生产过程中产生的苯或二甲苯如果被漏入环境,长期被接触后可能引起抑郁症, 贫血, 骨髓过度增生, 肝肾损害, 甚至癌症, 特别增加儿童白血病可能。

1993年,比利时学者报道100多名患者在服用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广防己复方减肥药治疗后,出现进行性肾损害,105名女患者中有 70个病人需要肾移植或透析治疗。FDA 于2000年通报禁止含有马兜铃酸的70种草药销售使用。 这一事件对中药的国际形象造成了破坏性的长远影响,直至今日中药质量在美国市场的信誉不佳。事发之时, 在美国的多名同行包括本人向中国政府卫生部等相关部门反映事件的严重性和应对建议, 但均未接到回复, 也没有见到国内有任何措施禁止这类药物的使用。事实上, 这一事件 的发生, 主要责任是由于当事公司把有毒的广防己错当汉防己使用等错误有关, 并不是中药 本身的问题。此后,澳大利亚 、德国、埃及、委内瑞拉、英国、日本等许多国家和地区相继出现相关报道。。 中国责任部门没有及时解释 的结果导致了这些国家将所有责任转嫁中国。有研究表明,马兜铃酸还可导致输尿管癌、肾盂癌、膀胱癌等。2002年左右, 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发表文章指出在1999 – 2001 年间收治了近 70 例疑似服用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制剂龙胆泻肝丸引起的急慢性肾功能衰竭患者。国内药监部门、医疗机构、药厂对此都置若罔闻。

直到2002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内部通知“药品不良反应信息通报”中才提及马兜铃酸,但并未禁止也未向社会大众发出警告,任由民众继续服用上述药品。2003年,新华社系列报道了大量服用龙胆泻肝丸导致肾脏损害的病例,直到此时,药监局才发出正式通知。期间有多少服用此类中药者遭受厄运不得而知。不可思议的是,2003年以后,除了关木通、广防已、青木香已经被药监局禁止使用外,至今国内市场和出口中药产品中依然可见FDA在2000年就已经公布的被禁止使用的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药, 例如海风藤,清风藤,木通, 细辛, 威灵仙 等。 不难理解, 为何当时政府有关部门会在SARS病毒流行之初向全世界隐瞒疫情。我们认为, 为了民众的健康安全,政府应该对这些被质疑的中药进行毒性分析,评价和管理, 在中药产品标签上标注适当警语。除了政府部门职责之外, 中医药大学, 研究所也要设立毒理系,中医药学需要按照现代药学的要求完善对中药安全性的系统研究。

2007年, 国家环保总局7月3日向新闻界通报材料令人印象深刻。国家环保总局的6个检查组分赴黄河、长 江、淮河以及海河流域调查流域污染现状,最终得出的结论令人震惊:四大流域的整体污染现状已经成为常态,“影响到了老百姓生存的命脉”。很清楚的是, 环境污染的状况至今依然没有明显改善, 某些方面甚至继续恶化。2012年国内的一项 报告指出, 中国七大河流已遭到严重污染,89%的饮用水不合格。

从一滴香 到祖国被污染的母亲河, 我们要向谁问到答案? 我梦想, 在长江、黄河的岸边建立庙宇, 称作母神庙。 让所有华人, 不管有无宗教信仰, 都来敬畏,感恩和爱护赋予我们生命 和健康的自然之神。让被贪婪,罪恶污染的 空气, 水 和土地回归自然的美丽,让大自然孕育出来的健康食物、草药 滋养保护人类,我们离梦想还有多远?

本文部分资料摘自 京华时报, 深圳商报以及王铁, 龙哥 等人发表文章,本文责任编辑:张应元博士

2956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