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看医生与怎样练气功 —记藝文小集 9月2日讲座

admin Post in 2012.10, 医学教育
2

牛江河博士

波士顿“艺文小集”9月2日的例月演讲嘉宾是哈佛大学以色列医院内科主治医师, 哈佛大学医学院临床讲师孔学君医师以及中西医结合医学博士刘京医师。

何时需要看医生几乎是每个人都会碰到的一个自我判断、分析并作出决策的过程。一定的医学知识、以及医疗体系知识无疑将大大有助于这一过程的正确性,从而确保自身的健康和治疗。

先后在中美两国(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院、塔夫茨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以色列医院)临床医学实践了二十余年的孔医师在她的演讲中对此提供了一个系统的全面的“图画”。涵盖的主题有三个方面:1,何时健康体检,针对一般人群不同年龄组的(40岁以下,40-65岁,65-75岁,75岁以上)以及针对特质人群的个体化体检,癌症,心脏病,糖尿病等普查的内容及注意事项;2常见慢性病何时复诊,复诊的内容及注意事项;3,有了病症何时就医,哪些情况要看急诊,哪些情况要看门诊。对于男性吸烟者开始主动脉瘤的超声波普查是常常容易忽略的,对需要警觉的急症重症的信号要有足够的认识。

经验老到的孔医师特别强调了那些似是而非的、人们容易轻视大意的、时隐时现的、自己尝试治疗维持而容易延误就医的症状以及注意事项。孔医师也强调个体差异,各人的情况千差万别,故而每人体检的项目可以相当不同,每人的发病特点,表现形式亦各有千秋。良好的医患关系,充分的沟通交流是很关键的环节。

孔医师还特别提醒大家注意西方人和中国人在体质上、临床表现,诊断标准上以及治疗上的差异及后果。比如许多按西方标准来说并不算肥胖的中国人其实已经有了脂肪肝,的确是中国人的胖子了。我们中国人乃至亚裔的肝炎,肝癌,胃癌,结核等发病率不成比例的高于其它人种已是不争的事实。再比如中国人对于某些药物比如beta阻断剂的敏感性远远高于西方人,也就是说中国人只需要很小的剂量就可能降压。用老美的常规剂量有可能会导致低血压,甚至以前就发生过病人晕厥的情况。

气功也神秘也不神秘。很多人尤其是西方人对这看不见摸不着的“气功”感到深不可测,神奇奥秘。而其实它就是一种通过以呼吸的调整(调息)、身体活动的调整(调形)和意识的调整(调心)而锻炼身体的一种方法。

气功发源地是中国,有其悠久的历史,并逐渐形成了医家、儒家、道家,佛家、武家等众多的流派。医家气功强调保健、延年,道家气功讲求性命双修,佛家气功讲求明心见性,武术气功則注重強化肌肉,发力护身。

刘京医师的阴阳气功是根据传统气功和阴阳学说,结合神经-内分泌理论、经络导引术、太极,愈迦等提炼融合其精髓而成的一种简易有效的自我保健方法。具有医学博士学位的刘京医师在接下来的演讲会上用了很大的篇幅理论性地讲授了气功和交感神经系统、副交感神经系统的调节和交互作用。他从事中医临床30 余年,在美国麻省总医院 (MGH) 兼职作研究学者15年, 参与了用fMRI(功能性核磁共振)技术研究针灸对大脑影响等分子生物学研究。在这样的医学背景下,刘京医师对气功的治病认识可谓深刻 (具有更深刻的科学依据):气功通过调息、意守、调整呼吸之气,使其逐步达到缓、细、深、长,从而使大脑皮层得以发挥其对机体内部的主导调节作用, 使血中含氧量增加, 促进全身气机畅通, 加强胃肠消化功能和全身物质代谢、达到疏通经络、凋和气血阴阳、保健强身、防病治病的目的。

刘京医生认为:气功甭管它怎样云里雾罩的,你假如什么都没记住,但记住了(掌握了)“(深度而自然的)腹式呼吸”,你就掌握气功的一半了。腹腔大,胸腔小;腹腔容易往外扩张,胸腔不容易往外扩张;肺上部只占整个肺部的30-40%,而肺下部占60-70%。由此腹式呼吸可以加大氧气的摄取。更重要的是深度腹式呼吸使横隔膜上的迷走神经受到牵张刺激而反射性的降低交感神经的紧张度从而改善紧张情绪和中枢神经系统对内脏功能的调节而有利于健康状态的恢复。

笔者觉得他说的这点尤其有道理:很难很难做到让大脑单纯的静静的什么都不想,90%的人不到10分钟的静坐后就会走神,就会想点什么。换句话说,让脑袋“空空如也”不大可能,但是若让脑袋的空间“充满”正面的积极的美好的东西,那么负面的消极的丑陋的东西就“无处可呆”。这就是为什么在炼气功时,我们要在脑袋里想象着、意念着或一朵莲花,或一个太阳,或蓝天,白云和大海。无数日日夜夜,无数反反复复的这种想象和强化后,这些正面积极美好的东西就在大脑里“住”定了,人的脑袋就这么大,其它的东西就没地方呆了。

刘京医师为初学者设计的阴阳气功的八个动式分别是:1. 起式:松肩抱腹 ,2. 龟背鸡鸣 ,3.展翅环视 (正、反掌),4.太极抱球,5. 抱拳行礼, 6.菩萨合掌,7    拉弓射箭 (阴阳爪),8.行云流水。

刘京医师还解释了为什么要有动作,动作可以加强对意念的训练。除了让人的思想至少关注在动作上,动作本身就是根据身体的筋络、穴位而设计的。比如“拉弓射箭”,(在做拉弓的动作时,脚、小腿、大腿的肌肉一绷紧)利用肌腱,肌肉的牵拉,张弛来交互刺激阴阳经络上的穴位。阴阳的其中一个意思就是平衡和双向,就是对立和统一的结合。比如“行云流水”,胳膊和腿同时朝向正反两个方向并且松弛和紧张并行的运动。基于中医理论的心身-身心的交互调节与平衡是阴阳气功的基本思想。

刘京医师(精辟地)指出复杂其实就是简单,最简单的也就是最有效的。阴阳气功帮助人们认清了气功的本质,使人从“不知所从”到“知所从”,根据个人健康状况掌握更自主的掌握练功方式,通过“炼气, 练脑, 练身” 达到更佳的健身效果。

工作时亲眼见到气功掌门人赵先生对瘫痪病人做气功导引术时,瘫痪病人的肢体就跟着运动。)刘医师本人自16岁起在北京师从中医师、武术师王炳权先生学习中医和气功,以及曾经在国家级科学机构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著名气功师赵光先生气功,在美国中医临床实践中注意学习西方流行的健身术,积累了很多心得与大家分享。

刘医师讲到后来,听众都忍不住,一个个先后从座位上站起来,跟着刘医师动起来,松肩抱腹,展翅环视,拉弓射箭。尽管实际所用的时间是原先预定时间的三倍,听众还觉不够,于是计划在12月的艺文小集聚会上还继续气功的主题。

所有听众自始至终聚精会神,兴趣盎然。会后又围住孔医师和刘医师问问题,要名片和致谢,表示大有所获。

 

2684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2 Responses to “何时看医生与怎样练气功 —记藝文小集 9月2日讲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