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青少年应避儿童青少年应避免使用能量饮料免使用能量饮料

admin Post in 2011.02, 医学教育
0

编译:李艳平博士,哈佛大学公卫学院

摘译自: Oddy WH, O’Sullivan TA. Energy drinks for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BMJ. 2010;340:64.

英国医学杂志2010年曾发表题为“能量饮料与儿童少年:宁可犯过于谨慎的错误,也不以孩子未来的健康做赌注”的编者讨论,提醒学校和家长让孩子尽量避免能量饮料。

能量饮料在年轻消费者中一跃走红,其中聪明的营销一直起关键作用,他们将其打造为危险刺激、权力和青年文化的象征。能量饮料代表了饮料行业的迅速扩张,目前能量饮料遍及140多个国家,有200多种品牌,31%的12-17岁青少年经常饮用饮料。

能量饮料突显与其它碳酸饮料及运动饮料之处在于它的咖啡因成分含量较高以及他们宣传的缓解疲劳促进能力发挥的作用。大部分能量饮料每听(250毫升)含约80毫克的咖啡因,一些能量饮料咖啡因含量甚至达到300毫克。相比较而言,等量的茶水含咖啡因约30毫克,同样一杯过滤咖啡的咖啡因含量也只有90毫克。咖啡因是一种广泛使用的成瘾性药物,但一般认为是安全的。它对中枢神经和外周神经系统具有刺激作用,是唯一合法提供给儿童的精神药[4]。成年人适量摄入咖啡因可以增强注意力和耐力表现,但是,大剂量饮用咖啡因会导致焦虑、情绪激动、失眠、肠胃疾病及心律失常。

对咖啡因副作用的关注曾导致丹麦和法国彻底取缔了能量饮料。但在近期欧洲安全局关于咖啡因对儿童安全性没问题的报告出台后法国又取消了这项禁令。瑞典要求饮料标签中声明禁止15岁以下儿童运动后饮用能量饮料或者与酒混合饮用能量饮料,限制能量饮料在儿童中的消费。挪威限制能量饮料的出售场所,规定只能在药店出售,阿根廷参议院则提出了一项关于在夜总会限制能量饮料的禁令。在英国,饮料兴奋剂委员会则规定能量饮料的标签上应注明他们不适合儿童(<16岁)、怀孕或哺乳期妇女,以及对咖啡因敏感的人。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制造商则尽力利用法律监管漏洞,因为如果一个产品被称为“膳食补充剂”,则不受每听(250毫升)80毫克咖啡因的限制约束。不过,在政府部门、学校领导及健康研究者普遍关注到能量饮料对儿童和青少年健康的影响后,这项法律可能很快就会改变。 

人们对于能量饮料是否应该取缔意见并不完全统一,一些专家认为健康风险仅存在于过量饮用能量饮料的人。但是,有证据表明,儿童经常饮用能量饮料将逐渐成瘾并依赖于能量饮料,因此这个年龄段的适度消费可能也是有害的。咖啡因起作用的大脑区域正好是大脑控制调节奖赏和成瘾的区域,因此可能潜在的影响将来对含咖啡因食物或饮料的喜好,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认为儿童时期含糖软饮料的饮用可能对将来肥胖和2型糖尿病的发生有影响。儿童少年时期是身体快速增长的时期,也是大脑发育的最后阶段,在这个阶段充足的睡眠和营养对身体发育和健康极其重要。能量饮料中的咖啡因可导致睡眠障碍,而其中的糖成分(每听含糖超过9勺)则可能因其高能量含量而影响了其它营养素密度较高的食物的正常消费。

尽管咖啡因对儿童并非一无是处,但对于大部分儿童来说经常饮用能量饮料却基本上毫无益处。英国药物教育部门已注意到能量饮料与破坏性和多动性行为的关联。咖啡因没有任何营养价值,所以禁止能量饮料即使犯了过度谨慎的错误也是情有可原的。

从基层来说,许多学校已经下了禁止能量饮料的禁令。但是在其它场合对能量饮料下禁令则可能比较困难,并且可能影响到其它含咖啡因的饮料,如咖啡牛奶或者可乐。但也不能把责任全推给商店,一些家长也给孩子喝能量饮料,也许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咖啡因对孩子的危害。

对于研究人员来说,询问儿童少年能量饮料的消费情况可能是发现有咖啡因成瘾倾向年轻人的一种方法,疑似咖啡因中毒的病例,应交由统一的中毒控制中心统一治疗,进而利用汇总数据促进国家水平的分析研究,并最终促进关于含咖啡因产品的立法。

从谨慎的角度来看,在学校禁止能量饮料是合理和可行的,家长也应该限制孩子较高咖啡因含量的饮料。在进行广泛禁令前,尚需进行关于能量饮料的长期健康风险的研究以及关于禁令可行性的研究,与此同时,卫生专业人员和家长应大力推广水为饮料之首选。

2307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