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肥不仅仅需要毅力

admin Post in 2011.08, 医学广角
0
袁建平编译
 正在减肥的肥胖症患者需要明白,他们所面临的是一个神经行为过程和饱和食物环境间复杂的相互作用。芝加哥RUSH大学医学院的布拉德利●阿佩尔汉斯博士和他的同事们在《美国饮食协会志》上撰文指出,科学正逐步证明这种相互作用乃体重增加的主因。 强调饮食的作用机制比仅仅建议病人吃低热量的食物更有效。文章说。目前对肥胖症患者的饮食建议基于个人的选择,阿佩尔汉斯博士和他的同事解释道, 典型的做法就是让病人知道食谱如何影响能量的平衡,告诉他们调整饮食结构。尽管体重的55%到75%是受遗传因素的影响,可是一旦减肥无效,医生常归咎于病人缺乏毅力。 研究人员因此指出,将重点从不良的饮食结构转移到脑部和“有毒”食物环境的相互作用或许能改进疗效,同时还可以少让病人背黑锅,阿佩尔汉斯博士和他的同事这样说道。越来越多的科学结论也支持这一观点。

有三个神经行为过程和肥胖有关:食物激励、抵御控制和时间折扣。

在食物激励过程中,其神经活动过程与性爱、赌博和药物滥用的神经活动相同,科学家们说。该过程发生在中脑边缘系统,能唤起动机和愉悦。 

吃食物引起的愉悦和伏核内的鸦片神经传导有关动机在肥胖症中所起的作用比愉悦感更重要。因为体重大的病人,他们并不比体重中等的病人从好吃的食物中获得更多的愉悦感。迟钝的中脑缘信号可能是神经激励过程的一个缺陷,所以病人要通过食用过多的美食补偿。

与肥胖症相关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是抵御控制,或者说忽略来自食物激励所产生的欲望的能力。这也是长期以来被认为病人控制体重的中心任务。
 抵御控制由前额皮质负责,特别是背外侧的前额皮质,已有证据显示它能在行为上抑制食物激励的影响。

研究人员指出:“抑制食物摄入不是简单地降低吃的动机,它涉及到在有强烈的吃的动机时进行主动的行为控制。”。

 最后,时间折扣——也就是人类对延迟的食物激励的一种打折趋势。它可以解释为什么病人的选择不是他们长期最喜欢的食物。这一过程由大脑中与食物激励、抵御控制相关的同一区域控制,阿佩尔汉斯博士和他的同事说,它和减体重唱的是反调。例如,为了将来的健康,现在要杜绝美食,而它则提出了抗议。

越来越多的科学文献为减肥咨询提供了线索, 阿佩尔汉斯博士和他的同事补充说,有两个重要的信息医生和营养师应当传达给病人:

肥胖很大程度上受遗传和环境因素的影响,强调可以通过最大限度地减少环境对行为的影响进行减肥。。 

第一条信息承认病人需与遗传的弱点和强大的食物环境作斗争。这会让他们沮丧的;第二条又回到了对病人的行为控制上来了。

 改善病人环境的策略包括:从家里或上班的地方移走不利减肥的食物,减小压力(它会使中脑边缘系统紊乱),还可以预先准备好健康的食品,以备饥饿时食用。为克服时间折扣效应的影响,病人可采取分步走的办法,即将减肥分成几个短期的目标。

 研究人员指出:“有了足够的改善后,节食减肥者就能从基于个人选择的减肥模式转向基于大脑控制的行为过程模式。”

“即使该方法不比现有的减肥方法更有效,但也不至于让病人背上“没有毅力”的骂名。

 本研究得到了国力癌症研究所的资助。
Primary sourc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Dietetic Association
Source reference:
Appelhans BM, et al “Time to abandon the notion of personal choice in counseling for obesity?” J Am Dietetic Assoc 2011; DOI: 10.1016/j.jada.2011.05.014.
1839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