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们的名誉主编Alexander Leaf教授

admin Post in 2013.02, 本期特讯
2

ACMES 供稿

美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内科学专家,预防医学的先祖,哈佛大学麻省总院内科Joackson教授Alexander Leaf于2012年12月24日离开了我们,亨年92岁。Alexander Leaf教授德高望重,在医学界名声显赫,他多年以来一直在哈佛大学麻省总院领军临床,教学及科研工作,曾担任内科主任多年,他有四位学生成为诺贝尔奖的获得者。他是预防医学的先躯,组创预防医学科,率先证明鱼油Omega-3对于心肌梗塞的预防作用,并创立了麻省总院首屈一指世界闻名的脂肪酸代谢研究室,他共发表一流科研论文300余篇,并获多项科研成果奖,包括1995年的George M Kober Metal奖及1997年的A.N.Richard奖等。他曾担任著名的新英格兰杂志执行主编并为多个一流杂志担任审稿。Alexander Leaf教授是中国人民尤其是美籍华人的老朋友,他一向倡导中美医学之间的交流,他多次到中国各地讲学,除了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他的足迹还遍及新疆西藏等地,他对中国的悠久文明有着深挚的感情,对于中国的文化及语言有着浓厚的兴趣,在他90岁高龄时除了坚持每天去麻省总院上班,指导临床科研工作外,他还一直坚持学习中文,业余时间悉心指导和关注我们的中美交流事业,是美中医学交流学会(ACMES)顾问委员会名誉主席并于2010年3月27日参加英文专业期刊《北美医学与科学》(NAJMS)编委会并担任名誉主编,曾书写编评,亲临指训。他平易近人,谈吐风趣,他的音容笑貌,淳淳教诲,至今历历在目。Alexander Leaf教授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Alexander Leaf 教授在2010年曾写给本会英文刊一段自传性编评,题目叫“我的故事”。我们尝试着翻译了其中的主要内容,让我们从这位伟人的奋斗足迹中体会他孜孜求索的奉献精神和热情,从中吸取无尽的力量和智慧。他是这样描写自己走过的路:[我的父母是犹太人,他们从俄国沿着西伯利亚铁路逃亡,途经日本我于1920年4月10日出生在那里,我们很快就离开日本来到了美国。初期我们住在西雅图,我在那里上学。当我上完高中,我到了东部的密执安大学。 大学毕业后我到了波士顿,于1960年在哈佛医学院完成了我的医学教育。之后我留在了麻省总院,成为Jackson临床 教授以及麻省总院的内科主任。其间我曾去牛津大学进修一年再回到哈佛。我感觉到有很多东西需要研究和学习, 于是辞掉了内科主任的职务,建立一个新的科室叫做预防医学科。 在这里我可以做研究去改进临床工作更好地服务于病人。]年轻时的辗转没有成为绊脚石,反而成为点铁成金的励练。他继续回忆,[我花了很多时间去研究心脏病尤其是致命的心梗的预防措施。大家都知道心肌梗塞是人类健康的大敌, 在美国及许多国家都是致死的主要原因。我发表了关于鱼油可以预防致命的心肌梗塞的论文,呼吁提供这种鱼油给大众。我因为这一贡献收到了几项大奖,并被选为美国科学院院士。其他奖项还包括麻省总院董事会颁发的Nathaniel Bowditch奖及麻省总院的Ether Dag 奖。] 之后成果斐然的他变得非常繁忙。[我被邀请去很多国家去做讲演包括欧洲及远东国家如日本。我发表了300多篇科研论文发表在PNAS,“科学”“自然”“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等著名杂志,我曾担任“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执行主编。我还为很多杂志作审稿,包括上面提到的PNAS,“科学”“自然”“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等著名杂志。我所担任过的麻省总院内科主任一职被约翰.贺普金斯(John Hopkins)医学院称最有荣誉的职位。] 他成为我们的名誉主编是我们的荣幸,可惜的是我们同他共同工作的时间太短了。然而,Alexander Leaf 教授的一生是丰硕的一生,荣耀的一生,他的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

3443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2 Responses to “怀念我们的名誉主编Alexander Leaf教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