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讼战背后的医学困境

Editor Post in 2009.04, 医疗体系
Comments Off on 诉讼战背后的医学困境

越来越多的家长选择不给自己的婴儿打“必须的”疫苗。面对汞有剧毒的事实,官方机构利用掌握主流研究权(因而决定试验方法)和解释权大玩文字数字游戏,竟可得出带汞疫苗(汞含量超出标准达数百倍)对婴儿无 “可观察的”危害的结论。社区某些团体由此指斥政府有关部门明显偏袒疫苗行业和科研道德,因而不断提出诉讼疫苗公司的呼声。

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无免疫力“的儿童人群,引起了主流医学界的注释和担忧。他们指出这毁坏了几代人的持续努力,危害全社会的健康,并可能引发不可控的灾难后果。他们不仅加大了宣传疫苗无害的宣传,孤立 “有害论”, 而且呼吁以法律手段应付不顾事实和 “违反公德”的家长和其倡导者。

他们同样是有道理的。疫苗是人类的伟大发现,由此战胜或控制了数个世纪以来的重大杀手。以天花为例,它曾造成欧亚上亿人的死亡。由于疫苗的普及使天花无法大面积扩散,直至得不到赖以滋生的人体因而无法生存。1940 年在索马里人类合作向天花作最后决战,此后天花绝迹,只能在历史中回响着它令人惊颤的脚步。战胜天花的业绩显示了人类必须合作和步调一致的关键性,否则病毒依然会僵而不死,长期隐伏,一旦“合适“人群足够大,他就可能卷土中来,威胁人类。究竟谁是谁非,绝不是法庭锤和律书所能决定的。解决医学困境的最终方法还是医学本身。(王晓春 摘译)

1512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