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之错???

Editor Post in 2009.08, 法律顾问
Comments Off on 谁之错???

案例1, 医院气度小, 人道代价高

来自中南美危地马拉的Luis Alberto Jimenez在佛罗里达非法居留期间因车祸导致脑损伤,免费就治于佛州Martin医院 ,长达数年。因非法居留身份,该医院无法获得政府补助,损失巨大,因而于2003年5月通过移民局用飞机将其遣返回危地马拉,并在当地某医院就治至今。由于医疗条件的差异以及巨大的医药费用,病人的法定监护人今年控告马丁医院歧视非法居留者未提供必需的医疗服务。7月27日Stuart地方法庭判病人家属败诉,裁定因对方是非法移民, 所以医院(和政府)没有义务为其支付医疗费用。病人家属打算继续上诉上级法院。此案由于涉及医院自行主张遣返非法居留者从而省下巨额”人道”费用,确是形势逼出的非常手段,堪为效法. 反对者指医院见利忘义,背叛了美国长期奉行的人道主义.然而, 人道主义代价沉重, 在对非法居留者大行”人道”却转而剥夺沉默且不甚知情的合法公民,是否也有几分不人道呢.非法居留者是否可享受美国医疗资源,是近年奥巴马医疗体制改革的疑点之一,一直受反对者的穷追不舍。

案例 2病魔不休假, 医生需勤勉

弗罗里达一中年妇女在四年前疑为肺癌并转至本院专家门诊,但因专家繁忙及暑期休假四个月后方就诊和检查,此时已延误最佳时机,癌变已扩散。 妇女去世后家属诉讼院方.法庭安排和解但原告坚持。此案仍未有结果但已引发关注,因这一”正常”延误现象十分普遍。以加拿大为最,各种专家约见和大型检验的等待时间都在数月或年余不等。如遇发展快速的病症便木已成舟,造成严重后果。问题是在此案中,医生未有失职, 仅是作“正常”休假,医疗资源未被滥用。法庭的难处就在于此。虽说医生也是人, 也需要休息,然而医生这一特殊职业所面对的却是一个不知疲倦,从不休假的“工作狂”,日以继夜地吞噬生命。由此,一方面病人要足够重视医生建议,不抱侥幸心理,积极远足求医,同时医生需要有更高自我要求, 医界和社会更应设法制造一个更为恒常有效机制,则本案悲剧或可避免。

案例 3大麻合法化, 是福还是祸?

美国许多人对大麻(Cannabis 或 marijuana)情有独钟,形成了颇有声势的” 大麻党“,年复一年地为大麻合法化造势抗争。目前已有13个州允许因医疗原因使用大麻,然而多年来联邦政府在这件事情上不妥协,并坚持任何使用的非法性。换句话说,即使某病人被州政府允许并在该州医生指导下使用大麻(有的州还允许在后院栽种,如果仅仅是为药用的话),他仍可以被联邦政府以非法使用毒品罪起诉入狱。这种政出多门的混乱状态导致大麻使用者的积怨,也使联邦和各州关系产生隔阂。每年因大麻罪入狱的人数逐年俱增。2008年全国有近85万人因使用大麻而被捕(1991年为30万) 。

最近” 大麻党“ 有了新进展。由麻州Barney Frank等推动的他们在推动麻州通过HR-2835或称” the Medical Marijuana Patient Protection Act of 2009 “将在9月被州议会受理。该法将把大麻的毒品级别从目前的一级(无药用价值)变为二级(可药用),并保护被州府允许使用大麻的病人免受联邦法起诉。由此,明确将州法置于联邦法之上。此议案能否被顺利受理和通过, 以及联邦是否愿意接受都属未定之天, 但大麻党人依然欢欣鼓舞,认为此举可根本动摇联邦政府这一”太上皇“的威胁力,如能通过成法并成为各州先例,便可在事实上导致大麻部分合法化。他们宣称可入药提高人类的健康。

究竟这一轻型毒品的法规变化对人们的健康和子女教育有何影响,人们现在就应该正视。

(王晓春, 孔学君)

2920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