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 之 错?

admin Post in 2011.02, 法律顾问
0

孔学君,哈佛大学以色列医院内科主治医师

51岁职业男性,已婚,心理学家,由于腹疼就诊内科门诊。腹疼位于左下腹,向后背及大腿根部放散。他一向健康,有肾结石病史及痔疮出血历史。据病例记载,以前肛门出血时医生曾建议其做结肠镜,但他拒绝,给于大便潜血卡片也没有送回。病人没有结肠癌家族史。

查体时医生发现其左下腹压痛,大便潜血强阳性。血色素基本正常为41,血沉略快为36。肝功能及淀粉酶正常,尿常规仅见少许红细胞。医生诊断他患有“结肠憩室炎”给于抗生素治疗后腹疼缓解。两周后复查体检正常,医生没有再做直肠指诊,建议其作结肠镜,病人前往。结肠镜发现清肠不足,粘膜看不清楚,仅见外痔。病人不记得医生建议复查,他也没有复诊与医生讨论结果,医生也没有主动打电话给他。

两年后病人由于腹胀就诊,伴食后烧心,一日仅食一餐,体重下降20余磅。体检时医生发现肝大而硬,边缘不整。血色素下降至28,胆红素升高,转氨酶正常。腹部CT显示肝左叶结节性变化,左侧结肠壁增厚并见肿瘤,还见左下肺结节。结肠镜显示3公分菜花样肿物,病理结果为分化良好的腺癌。化疗三个疗程后合并了胃出口阻塞行手术治疗。术后合并肾功能衰竭及神志不清,不久辞世。家属控告家庭医生及消化科医生延误诊断,以致不治。

这位心理学家英年早逝,实为令人痛惜。如果两年前的结肠镜没有清肠不足的情况,或病人在短期内复诊,很可能会早期发现早期治疗,结局会是完全不同。那么是谁的错而延误了诊断从而丧失了最佳治疗时机,最终酿成悲剧呢?我们从这一病例得到了什么样的教训呢?

就家庭医生而言,对于转诊作结肠要严格掌握临床适应症,没有家族史者50岁以上需要结肠癌普查。对于肛门出血就诊者,虽然有痔疮历史,仍应考虑结肠镜除外息肉或肿瘤,虽然多数是由痔疮引起。医生建议了结肠镜是对的,在病人拒绝的情况下应花时间向病人解释利与弊,试图说服病人。在病人做完结肠镜后应及时与病人及消化科医生沟通,对于清肠不足者更应敦促其在一年内复诊并记录在案。

就消化科医生而言,做结肠镜前应请助手向病人解释清肠的重要性及具体步骤并加以监督,避免清肠不足浪费人力物力并大大增加误诊漏诊机会。据消化科医生统计,清肠不足的情况占10-15%。对于清肠不足的病人应该严格随访,确保其一年内复查;对于有症状而作结肠镜的病人应更快的复查以免漏诊。

就病人而言,严格遵守医嘱至观重要。身体是自己的,关爱自己的身体是义不容辞的责任。万一有什么差错,病人本人是最大的受害者。在以往的肛门出血时,病人就应该遵嘱作结肠镜;清肠时应严格按指示进行,有问题应及时向医生请教;结肠镜后应主动向医生询问结果,按常规复诊讨论结果听取医生的进一步建议,并严格遵守指示;例行每年体检,不要等两年后有症状了方就诊,就为时已晚了。

任何悲剧纵有偶然的因素,但任何悲剧的发生都不是偶然的。当我们回顾这一病例时,我们不禁痛惜之余感叹万分,如果医方或患方在某一环节注意一下,情况就不是这样。生活中我们也常常感叹,如果我再年轻一次,我会如何如何。但是,时间不再,生命无复,没有如果。生命是很脆弱的,生与死仅是一步之遥,我们每个人都要珍惜生命,关爱生命。医生的职业神圣之处在于生死攸关,任何时候万不可掉以轻心。

2120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