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H1N1猪流感病毒及其对公共卫生的影响

Editor Post in 2010.02, 医学论坛
Comments Off on 2009年H1N1猪流感病毒及其对公共卫生的影响

美国麻省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内科疫苗学专家 卢山教授

2009年最重要的公共卫生事件就是新型流感病毒在世界范围内的大爆发。 因为这种病毒起源于猪,所以此病毒被权威医学杂志诸如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命名为“猪起源的H1N1流感病毒”。 然而,考虑到这样的命名可能会引起公众的误解而将此疫病的爆发归咎于猪,正如在疫情爆发的初期,一些中东国家就已经开始对猪进行全国范围内的屠杀。为此, 世界卫生组织(WHO)将这种病毒命名为“甲型H1N1流感病毒”,但这种叫法不仅在大众中而且在卫生保健专业人士中造成了很大的混乱。

流感病毒的命名和分类

流感病毒(普遍称为Flu), 可以分为三大类型: 甲型,乙型和丙型。甲型流感病毒是最普遍的人类流感病源。根据两种关键蛋白Hemagglutinin (H1到H16,共16种型别)和neuraminidase(N1到N9,共9种型别)的组合,甲型流感病毒可以进一步分为很多亚型。典型的每年在冬季爆发的季节性人类流感,主要属于甲型病毒的其中两种亚型(H1N1和H3N2)和某些乙型病毒。这就引起了2009年起源于猪的“甲型流感病毒”命名的混乱,因为这种命名很难区分新出现的来源于猪的H1N1病毒和已经存在的季节性H1N1病毒。

2009年猪流感病毒的起源

2009年猪流感病毒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18年的流感大爆发。那时的H1N1流感疫情导致了上千万人的死亡。那是第一次有完整文件记载的世界性流感大爆发,被称为“全球大流行”,因为病毒在全球范围内大肆传染,并对人类公共卫生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尽管从1957年到1977年有过中断,这种H1N1病毒直至今日仍然持续在人类中传播。目前,人类H1N1病毒是源于但有别于1918年的病毒,因为病毒经过在人类中70多年的流传,已产生了广泛的变异。

1918年,H1N1流感病毒也在猪当中广泛流传。1918年的猪流感跟1918年的人类流感非常相似并且同源。但从1918年开始,H1N1病毒建立了独立于人的猪谱系,而且在猪当中经历了90多年未间断的传播变异。这些猪的H1N1病毒被称为“传统的猪H1N1”,以区别于后来出现的新型猪流感病毒。从1918年到1997年,美洲没有发生大型的猪流感病毒传染。虽然人类自1918年后经历了另外两种流感的流传(H2和H3亚型),猪当中没有发现病毒亚型的变化,而是保持了传统的H1N1。然而,自1997年起,猪流感病毒出现变化。很多新型的流感病毒基因类型开始出现。尤其有一种基因型变得很普遍,并且开始和传统的H1N1猪流感病毒同时传播。这是一种三重来源的杂交株病毒。它的部分基因起源于传统的H1N1猪流感病毒(NP,M和NS),部分基因源于鸟类流感病毒(PB2和PA),还有另外一些基因源于人类的H3N2病毒。H3N2病毒自1997年开始在猪当中传染,并且建立了独立于人类H3亚型流感的体系。而且,这些病毒持续的在猪当中不断的和传统H1N1病毒进行重配,从而开始在猪当中形成了各种不同的基因类型。导致2009年流感大爆发的病毒就是其中的一种猪来源的重配株。

这一病毒包含了传统定义上的猪流感的H1 HA 基因,还有从猪、鸟和人类病毒中获得的H3N2三重来源杂交株的一些基因。而且,它还包含了欧亚谱系中的一些猪流感病毒基因,但是,关于欧亚猪流感病毒是怎样到达美洲并与美洲猪谱系重配的问题至今尚未明确。2009年的流感爆发说明,新型的H1N1猪流感病毒能够由人传给人,这就区别于自然界的其他流感病毒。

2009年猪流感病毒对健康的影响

控制人类流感传染主要有两种方式,其中一种是治疗。新型的H1N1病毒对neuraminidase蛋白抑制剂,如zanamivir(Relenza)和oseltamivir(Tamiflu)很敏感,但是对较为传统的药物,如amantadine和rimantadine,则具有抗药性。另一种方式是疫苗接种。2009 爆发的HA蛋白也是源于猪谱系H1的一种亚型,其HA蛋白和冬季流行的常规人类H1N1病毒抗原差异比通常每年预料中的变异要大,这就很有必要在新型H1N1HA抗原的基础上发展疫苗。

由于全球范围内每年生产季节性流感疫苗的能力已经非常有限,在生产季节性H1N1、H3N2和乙型流感病毒的三价疫苗的同时,制造额外的针来源于猪的流感的单价疫苗是对流感疫苗制造工业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对比季节性流感疫苗,针对猪流感的疫苗在2009年秋末姗姗来迟.起了诸多不满。但幸运的是:数种安全有效的疫苗已经被不同国家的多家公司生产出来了,并在冬季之前投入使用。

2009流感爆发得到的教训

虽然我们不能预估这种新型流感病毒今后是否会造成更多的危害,但至少到2009年底为止,其传播还没有造成任何严重健康威胁。2009年春初期流感的爆发及其之后在南半球(包括夏季的澳大利亚和巴西)和北半球(例如冬季的中国和美国)的传播,导致病毒向各类人群的扩散;然而,其严重性还是有限的,因为受感染人数和总体估计的死亡率并没有超过以往任何一年的季节性流感传染。

有一个有趣的发现可以帮助我们理解猪流感临床严重性的下降。观察发现,在很多人(除小孩外)体内可能存在对季节性H1N1病毒的基本免疫性,也能对新的2009年猪流感产生某些交叉反应。这种已存在的免疫性可能有益于人体,从而产生两个结果:第一种可能性是减少所需要的疫苗接种量。一个完全未接种过流感病毒疫苗的人一般需要经过两次接种来获得充分的免疫保护,然而成人猪流感疫苗研究表明,一次性的疫苗接种已经足够。第二个可能性就是降低猪流感病毒在受感染人群中的严重程度(部分保护)。

如果由于人类经历过去其它H1N1病毒的感染,确实已存在低水平的免疫性,而这样的免疫性至少能部分保护个人不受到猪H1N1流感病毒的传染,那么我们可能需要重新考虑2009 年猪流感病毒是否应该被称做世界性疫情。根据流感疫情的传统定义,它是久未在人类传播的流感病毒亚型入侵而造成的结果—所谓的抗原亚型间转变现象。由此看来,虽然2009年H1N1猪流感病毒是正在传播的H1N1病毒的远亲,但它们只是同一亚型内的抗原改变, 其差别仍然不能等同于不同亚型间的转变。对于这个问题的理解将有助于教育公共卫生人员(包括国家和国际卫生领导机构)对新发流感大流行的真正本质进行准确的评估.更重要的是这将极大地舒缓大众在疫情瀑发时情绪上的紧张和不安。(顾烨博士译自北美医学与科学NAJMS  Vol.3(1):34-35, Jan.2010)www.najms.net

2690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