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绝不必要的医学检查

admin Post in 2013.10, 医生日志
0

权鹤鸣医生 编译

几个月前,我65岁 的母亲进行的一项血液筛查试验显示肝脏炎症,她一向身体健康且没有肝脏疾病的症状,导致炎症的原因并不清楚。为了查清病因,医生又进行了一系列检查。作为 一名内科医生,我已经见了太多因为过多的检查导致的担忧以及从中引发出的更多检查。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医学秘密被揭穿了一样。但是这次,病人是我的母亲。

B超检查显示她的肝脏是正常的。但是同样的超声检查也在她的肾脏发现了一个小的充满积液的空腔。放射专家建议进行CT扫描,是由一系列更详细层面的X光,在整个腹部创造出三维成像,去评估这个空腔可能会是癌症的最小的可能性是多少。

不幸的是,CT扫描也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像超声检查一样,它没有排除肾脏癌症的可能性。于是放射科专家又建议进行肾脏核磁共振检查,同样的,也是一样无济于事。CT平扫可以发现其他小的异常,每一个都需要进一步检查。她的下肺叶处一个小斑点显示她需要一个增强扫描,通过注射一种放射性物质,这种物质可以在特定部位的癌细胞里高亮显示。在脾脏中的斑点也可能是癌症,因此又进行了一个单独的核磁共振检查。CT腹部平扫又自然促进了其他一系列检查,每一个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棘手问题。很多内科医生都认为,开始最基本的血液检查是无助的,因为它们只会浪费钱和导致更多的检查。而那些随后的检查通常都是放射性检查或者侵入性检查,常常会损伤患者。我的母亲经历了很多检查,暴露于射线和那些潜在的资源浪费几乎已经使她失去了勇气。在经过了几个扫描之后,放射科医生排除了其他可能性除了其中一个组织,增强CT并不十分确定肺部的斑点是否是癌灶。她需要开胸手术去取出那个包块并在内镜下进行活检。最终,最害怕的而不必要检查又来了,充满危险性手术。

那位外科医生是我的同事,手术一结束找到我。一瞬间,那些检查导致的所有挫败感都消失了。那个斑点确实是一个癌灶。但是在非常早期已经通过外科手术被切除了——在任何症状开始之前——外科手术救了我母亲的命。

一个很典型的状况是,患者在他们注意到咳嗽以及体重下降这些症状之前,通常不知道他们已经患了肺癌。而在那时,肺癌通常已经是不能被治愈的了。我母亲是幸运的。一个没有根据的肝脏异常检查引起了肺部检查。那些点状的癌灶足够早期被发现是可以被治愈的。

对我们一家人来说,这次的经历是一次情绪上的旅程。它挑战了过去我对关于医学和健康的改革作出的许多假设。但是现在,我仍然认为过多的检查是浪费金钱以及伤害患者的。常规的肝功能检查在那些没有任何症状的患者中是害大于利的。在美国,目标检查以及治疗对患者来说是有利的,关键是改善他们的健康状况。

由我母亲的故事可以得出,这样的检查对医生和患者来说是非常麻烦的,虽然仅仅就检查来说并不推荐给所有的患者,但这不意味着特殊的患者不会从此中获益。这个悖论导致了关于BRCA基因突变与乳癌和卵巢癌的特异性以及PSA是前列腺癌的敏感指标的公开辩论。

而最终,患者的需求,风险评估,背景以及他们的选择都是大不相同的,因此判定检查中的适合性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

作为一名医生,我很清楚的知道在健康的患者中进行血液肝功能检查常常是没有任何显示的。我仍然不推荐在患者或同事中进行这样的筛查。但是我也意识到这种不必 要的检查引起的一系列进一步检查查救了我母亲的命。对于这样的检查,无论是否是需要的,我依然无法用语言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来源:Jason H. Wasfy医生于2013.10.3Jason H. Wasfy 是麻省总医院的一位心脏病专家,同时也是哈佛医学院的心脏病领域的导师。

1812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