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波士顿爆炸案想到的

admin Post in 2013.04, 本期特讯
0

孔学君医师

近期发生的波士顿爆炸案致使3人死亡,260人受伤,震惊全球。

波士顿是美国首屈一指的文化城,著名的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就座落在这个美丽的海港。笔者居此23年之久一直享受着这里的文化,祥和及恬静。2013年4月15日是个阳光灿烂的四月天,适逢美国的爱国日喜庆独立战争300周年,处处洋溢着节日气氛。位于市中心的查尔斯河畔更是热闹非凡,历史悠久的一年一度的马拉松赛在这里进行,附近的街道封锁,马路两边早就站满了观赏助阵的人群。突然两颗炸弹在终点线附近爆炸,使这座毫无准备的城市承受了前所未有的血的洗礼。3名殉难者包括来自中国的23岁波士顿大学留学生吕令子,一位8岁男孩及一位29岁的女子,伤者包括许多需要手术及截肢,如临沙场,其惨状令人颤然。

据查明,这场惨案的肇事者竟是年仅26岁及19岁的两兄弟,他们是采用自制的高压锅炸弹,携带背包放在现场,并准备去纽约时代广场继续犯案以造成更大的伤亡。26岁的哥哥案发4天后在麻省理工学院枪杀一名校警,在与警察对射过程中弹身亡,而19岁的弟弟身受重伤被活捉归案。他们还枪射一名警察使其重伤,是日波士顿六城戒严,气氛异常紧张。

这哥俩是自小来自车臣的移民,12年前哥哥14岁弟弟7岁随父母及两个姐妹举家移民美国,全家享受过美国政府救济金,他们在美国接受了免费的中小学教育,哥哥有妻子有女儿也近年领过美国救济金,练过拳击还得过奖,弟弟上大学前还领过政府奖学金,他们原本可以享受自己的生活和前程,为什么选择害人害己的举动?为什么如此痛恨养育他们的美国?为什么会义无反顾地去伤害救济过他们的无辜纳税人呢?实在令人深思和费解。对于他们的作案动机众说纷纭,有政治的,社会的,文化的因素,作为医务工作者我们常常会想到背后的生物学及心理学因素,罪犯是不是有什么生理或心理方面的问题,最近波士顿环球报发表了两篇文章很有启发意义。

精神病学家对凶犯大脑的研究

波士顿的精神科医生迈克米勒近日提出希望得到已死亡凶犯的大脑标本,探索其犯罪的生物学线索。他认为尽管犯罪的动机有政治的,社会的,文化的因素,但是我们常常忽视了生物学因素,他认为这位26岁凶犯的作案可能和他拳击生涯中的慢性损伤性脑病导致的抑郁及攻击性行为有关。他希望神经科医生有机会可以检查其大脑,可能为暴力生理学提供有价值的线索。迈克米勒医师是哈佛医学院精神病系助理教授。他所就职的以色列医院是哈佛医学院主要附属医院之一,这次爆炸案发生后该院的救护队在5分钟内赶到现场,众多伤员都在该院救治,两名凶犯也被送至该院医治,26岁的凶犯在该院宣布死亡。“慢性创伤性脑病”(CTE)是一种退行性大脑疾患,它影响人的判断力及对于冲动的控制,容易产生攻击性行为。波士顿大学的研究者曾就68例死亡的军人及运动员,包括8名拳击运动员的大脑进行研究,并找到此脑病的依据。这种脑病像巴金森病,老人痴呆及路该瑞病一样可以有记忆力减退,意识模糊及精神抑郁。2013年1月一名20岁青年罪犯在康州开枪打死某小学26人包括20名儿童而后自杀。尸检时却没有发现他的大脑有什么异常。但米勒医生提到1966年有一名德州杀人犯杀害了自己的母亲,妻子及17名无辜的陌生人,他的大脑尸检显示大脑肿瘤压迫杏仁核,这个区域调控我们的情感。米勒医生说尽管我们的行为具有生物学基础,但是我们仍然要对我们的行为负责。(编译自Katie Moisse, Boston Globe 4/29/13)

波士顿爆炸案    犯罪背后的神经精神问题

对于这次事件的二号凶犯也有很多疑问,不少人认为他是受其哥哥的教唆和影响。一个19岁青少年移民本来有着很好的前程,刚上大二,却在一个阳光灿烂的节日来到大街上,跟随他的哥哥去杀伤大量的无辜者。他的父母不在身边,他的哥哥可能早已充当了其父亲的角色而对于他的影响一定很大。很相似的是2002年另一个17岁的青少年在华盛顿杀害了10人,也是受了父亲形象的同案犯的影响。法医心理学专家指出许多精神问题会使一个看上去很聪明或正常的年轻人受到一个父亲形象的唆使而犯罪。两兄弟的叔叔认为19岁的焦哈尔很可能是被其哥哥利用。俩兄弟的父母离婚而且于2010年离开美国,恐怕对他的精神是很有影响的,使得他与哥哥更亲近,而易于受到哥哥的影响。移民常常靠家庭和朋友的支持使他们避免孤单。26岁的哥哥也表示他没有一个美国朋友,一种空虚感很容易让人陷于某种难以自拔的境地。这个哥哥在2009年曾因为殴打前女友而被拘留过,弟弟则没有过犯罪记录而且貌似正常。

2002年的少年凶犯Malvo是一名来自Jamaican的移民,他5岁时被父亲遗弃,在母亲的打骂下长大。他把41岁的同犯John Allen Muhammad 视为父亲。在最初事发时他竟想承担所有的责任。该文作者Deborah Kotz认为显然Malvo被Muhammad 洗脑正如焦哈尔被其哥洗脑一样。焦哈尔的律师可能会寻求某种心理测定可能找到其心理精神缺陷,这样焦哈尔有可能避免死刑。哈佛医学院精神与法律创始人精神病专家指出:有一种情况叫做交互妄想状态,指的是有密切关系的两个人中有一个存在妄想最终将另一个拉入其妄想系统。通常起主要作用的一个先产生妄想并进入状态,然后影响较弱的一个产生同样的妄想。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这哥俩的情形,但他认为值得进一步探索。他认为这种可能是有的,哥哥首先成为宗教极端分子,孤独者,痛恨美国直至陷入妄想状态然后致使他蓄意滥杀无辜,而弟弟被洗脑而陷入同样的妄想状态成为同犯。这样理论可以解释哥俩为什么在作案后没有马上逃跑,他们可能还幻想着他们的上帝一定会关照他们。东北大学犯罪学教授James Alan Fox指出,他们也可能知道杀人是错的,但他们对于对方的忠诚超过了对和错的感觉,哥哥需要弟弟的崇拜,而弟弟需要哥哥的认可,他们狼狈为奸,Fox教授认为不确定他们如果是单个人是不是会干出这样的罪孽。(编译自Deborah Kotz , Boston Globe 4/29/2013)

总之精神卫生是社会安定的重要因素,作为社会的一分子要注重精神修养,保持良好的心态,关怀他人,慈悲为上,形成社会的良性循环。作为医务工作者应及时发现某些身体疾患所引发的精神问题,寻求精神心理疾患的生理学依据,防微杜渐,不仅作捍卫健康的白衣天使,而且做化解心结的社会卫士。

 

1904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 Prev: :Next »

Leave a Reply